May 17, 2019

你喜歡看劇嗎?

譚崔對我而言,就像是拉開你的劇碼幕後,發現桌上那本蒙著灰塵卻專屬你現在的故事大綱。

為什麼它總是上演著悲劇?

為什麼它總是輕柔夢幻地緩緩開場,但劇終它總是衝擊著你走向墓地般的死亡?

 

我是如何一步步走往同一個方向演繹我的人生劇碼,邀請著每個看著非常不同,卻心理氣息十分一致的主角入場?

那麼精準不意外地反覆上演,好讓我始終夢遊到同一個方向。

在什麼時候會觸動大哭?在什麼狀況會斷然收場?

現實生活被自己無限放大的錯綜複雜、熱烈痛苦的精彩續集,只不過是收回在劇本裡清晰的幾行關鍵字。

看著自己不曾改寫卻掙扎著想脫離的故事情節,原來只是我自己劇本裡的念想,那只是深埋主角念想的提詞機,只是一本蒙了塵的大綱。

 

演了半輩子才打開劇本,淌著淚沁著血地發現,這裡從來都沒有別人,原來只有我自己。

 

 

最新譚崔系列課程連結→http://www.esliving.org/tantra-2019

 

 

April 21, 2018


說起和奧修(OSHO)的緣分,約八年前,朋友從我父親書架上發現奧修的書—《金剛經》,朋友閱讀後覺得受用並推薦我讀讀看,於是我開始品嘗字裡行間中流出的平靜與溫柔,當時的我沒什麼恆心,書並沒有讀完,心中認同奧修並以為已了解書中涵義,又被其它新時代主題的書籍所吸引,懵懵懂懂在市面上的書中找尋對生命的答案,但越找越失去自己。
 
去年(2017)五月份,在純生產者摯友—Allan Chiu熱烈邀請之下,初次體驗了改變我人生的首個靜心工作坊(活活.聚落 Essential Living舉辦);由欣友(Prem Shunyo)與馬可(Veet Marco)帶領的兩個靜心團體,分別為【愛與覺知 Love & Awareness】與【左巴佛陀生活禪 Zorba the Buddha】。參加完團體後,大大顛覆了過去我對奧修靜心的了解,透過實際的練習與品嘗,過去腦中的制約、帷幕漸漸開始脫落。
 
在一場充滿愛與喜悅的【門徒慶典之夜】中,我決定要活出新的樣貌,我願意將我所經驗到的美與寧靜納入我的生活與生命中,於是升起成為門徒(Sannyasin)的意願。我告訴欣友:「我期許自己像大樹一樣,不管風吹雷鳴,都能紮根大地...

October 29, 2017

有些人稱他們為魔術師。

 

我記得我也曾覺得Homa是個女巫。不過我對奇幻世界與各種神奇靈通的現象通常保持著一種距離與警覺,因此,關於他們的這個部分在態度上我還算是中立。

 

但是,為什麼要提到魔術師?因為今年這個團體叫做「心的煉金術」。我覺得其實真正讓魔術發生的,是心的空間。

 

他們兩人所有的工作都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

 

那年在奧修花園第一次開辦「心的煉金術」,可惜我並沒有機會當學員,認份的擔任著翻譯的角色。即使如此,隨著課程一天天的開展,我浸潤在這個心的場域中,也不斷的在經歷著許多奇妙的變化。

 

當心的空間展開,所有的緊縮、傷痛、好壞對錯都被一視同仁的包含進來;一種中立的清晰感出現,而那些需要被轉化的自然被轉化。我記得當團體結束的隔日我回到辦公室上班,同樣緊張的氣氛、一樣冷漠的同事,而我卻感覺到被一種溫柔輕盈的空氣包覆著。面對面無表情的同事,不像以前有那種自我防衛的心情,反而是隨時敞開著讓交流自然發生。

 

心,是柔軟脆弱卻充滿力量的。

 

在他們的工作當中,對於許多人來說,最大的挑戰往往是讓自己經驗脆弱。無論生命中有過什麼遭遇,我們都學習了用偽裝的方式讓自己堅強起來,所以我們可以在人前表現的還像一個「正常人」。...

March 15, 2017

欣友與馬可是三十多年的伴侶。認識他們也六年多了,在台灣的奧修花園,以及在義大利他們的家,親眼觀察到他們的相處,一直以來都很令人感到驚奇。

 

三十多年的伴侶,當然不會像是熱戀中的愛人。但是他們之間有一種非常親密的友誼,觀察過這麼多長期伴侶,還真的沒見過這樣的關係。最令我感到神奇的是,每次馬可看到欣友,比方說欣友帶了一天的工作坊,馬可從外面溜搭回來,他會好像是很久沒看到她一樣 (可能只有一個下午吧),開心的擁抱與親吻欣友。而欣友也一樣的欣喜回應馬可。本來以為在異國可能容易孤單吧!但是那年我們去義大利他們的家,在他們自己的家裡,當各自忙完各自的,再度相會時都好像很久沒見一樣。我常常在想,是怎麼樣的關係,在三十多年後,仍舊不把對方視為理所當然?

 

那年魅麗雜誌專訪欣友與馬可,訪問馬可到尾聲時,佩霞轉過來要欣友談談她對馬可音樂的看法。如同知音一般,欣友清楚的描述她在馬可音樂中所感受到的本質,她臉上那種傾慕的表情,一直到現在都讓我難以忘懷。是怎麼樣才能夠持續欣賞一個人三十幾年呢?

 

我在普那時認識一些老門徒,與欣友馬可也是老朋友了,當然多少就會聽到一些「八卦」。我瞭解到關係真的不是理所當然的,他們之間肯定也經過不...

February 26, 2017

奧修在他最重要的靜心-奧修動態靜心(Osho Dynamic Meditation)中就使用了呼吸這個技巧。事實上,呼吸這個方法在許多療癒派別中都有使用到。呼吸直接與頭腦連結,也與我們的情緒息息相關。如果你在悲傷,憤怒或平靜時,能夠留意到自己的呼吸,你會發現頻率非常不同。甚至,你會發現有很多時候你是屏住氣息,忘記呼吸的。

 

當我們有意識的將比較多的氣息帶入身體,身體內在的能量會比較容易開始流動。這時,有可能你會感覺到身體有些部位的疼痛,或是某些情緒開始浮現。由於脈輪呼吸靜心與一般的呼吸治療不同,目的在於透過呼吸讓我們身體多些流動,注意力能夠多些回到身體裡,讓我們能夠更安在,是否有啟動任何情緒或創傷不是太重要。當你開始感覺疼痛或是情緒浮現,不需要擔心,繼續呼吸,也不需要給予這些不舒服太多的注意力。如果太強烈,就讓呼吸和緩一些,只要持續保持呼吸就好。由於是站著呼吸,也比較容易能夠保持臨在,不至於進入到另一種意識狀態,這也是與其他呼吸療癒技巧不同的地方。

 

我個人覺得脈輪呼吸非常適合現代人,尤其是身體比較僵硬不流動,以及剛開始接觸靜心的朋友。透過將注意力放在不同的部位呼吸,讓我們很容易回到身體,也就是回到...

February 25, 2017

靜心(Meditation)似乎開始成為一股潮流。到底什麼是「靜心」? 每個人的想像好像都不同。靜心歷史久遠,法門也千百種,今天先以比較生活化的觀點來談談靜心是什麼。

 

「世界越快,心則慢」這句廣告詞我一直滿喜歡的。真是沒錯,這個世界的轉速越來越快,資訊量也日益暴增。生活在現今的世界中,就好像坐雲霄飛車一樣,被甩來甩去,頭昏眼花,幾乎要忘記自己到底是誰,身在何處。而當我們的心能夠慢下來,不隨著外界輪轉,我們能體驗到前所未有的安適(Wellbeing)。這種「安適感」也是我們常聽到的身心靈平衡,若從來沒有經驗過,真的無法透過言語去傳遞那是一種什麼狀態。而「靜心」,有時很快,有時要經過一段時間,就能讓人經驗到安適感。這種來自內在的狀態,一旦經驗了,就知道外界任何人事物都沒有辦法給你,而它卻比任何東西都珍貴。

 

起初,我們感受到了這種安適感,覺得即使外在世界發生了一些我們不喜歡的事情,但是當我們靜心,我們可以回到內在本來的寧靜。當我們慢慢地開始讓靜心融入生活的每個片刻,我們開始發現,那些原本不喜歡的事情,開始變得沒有那麼討厭。甚至,週遭的事情似乎也開始以一種與以往不同的方式在運作,感覺開始順了。這是如何發...

February 12, 2017

我曾經聽奧修說過,一個人一定要知道他自己的主要特性,唯有如此,那個自我發現的旅程才可以開始,我沒有辦法靠自已發現,所以找尋求奧修的幫助,奧修的回答是:

 

「你有一個很好的特性,那就是愛。所以要記住,因為愛可能創造出很大的麻煩,也可能創造出很大的喜悅。一個人必須非常非常警覺,因為愛是我們基本的化學現象。如果一個人警覺到了他自己愛的能量,那麼每一件事都會進行得很好。那個特性非常好,但是一個人必須對愛非常警覺。永遠都要愛比你更高的東西,這樣你就永遠不會有麻煩;永遠要愛比你更大的東西。人們傾向於愛比他們更低的東西,或是比他們更小的東西。你可以控制那個較小的,你可以駕馭那個較小的,你跟較差的在一起覺得很好,因為你看起來比較優越,然後那個自我就被滿足了。一旦你由你的愛創造出自我,那麼你是在走向地獄。」

 

「愛某種更高更大的東西,某種你會在裏面失去的東西,某種你無法控制的東西,你只能被它所佔有,但是你無法佔有它,那麼自我就消失了。當愛是沒有自我的,它就是祈禱。」

 

我發覺這個回答非常奧秘,要去瞭解它意味著我必須將我的覺知投放在愛本身,投放在沒有生物拉力的愛的能量上。要去愛那個愛本身,因為那個能量比我大很多,我沒有辦...

Please reload

文章回顧
Please reload

本日焦點

心中盛開的花朵~專訪靜心音樂大師馬可—摘錄自《魅麗雜誌》

1/10
Please reload

文章分類

請注意:靜心及課程無法取代醫療,有醫療需求請向醫療專業人士尋求協助。患有傳染性疾病者請事先告知,以便評估適合您的課程並提供適當的協助。

© 2016 by Essential Living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