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1, 2019

一直以來,我是個容易緊繃的人,容易在意自己表現的怎麼樣。之前上Sofia的課時,她曾說過我上半身直挺挺的。的確是如此,由於太在意自己的表現,上半身就僵直了。在上了費登奎斯方法之後,我才意識到原來我的上半身其實是可以有彈性的。後來,在這次的工作坊裡,學習聆聽身體之後,了解到我太過用力了,要讓自己放鬆。不過,Amona回饋說,也許有時是要學習用力。在那當下,我不懂那是什麼意思,在我的認知裡,太用力了不就要放鬆嗎​​?直到跟伙伴練習彼此聆聽的過程中,我才懂Amona的意思。原來我要先搞清楚現在在做的事情要不要用力,如果要用力,那麼就學習用力,如果不需要,那麼就學習放鬆。

 

學習搞清楚什麼時候要用力,就需要花一番功夫了。尤其對我這樣習慣將他人的期待視為自己目標的人,更需要花心力學習了。雖然目前還沒辦法一下子做到,但是,我曉得持續做就能夠一點一點地搞清楚。我覺得這是這次工作坊帶給我最大的改變。

 

以前,當我發現我有需要調整的地方時,我習慣性地要求自己馬上調整到位,如果不行,內心就容易出現責備的聲音。到了後來,我感到無法承受內在這樣的聲音,甚至拒絕去聽、去察覺。後來,在比較冷靜之後,對自己的情形能夠比較接受了,...

探討神經可塑性的知名作者Norman Doidge醫師在《自癒是大腦的本能》裡,介紹了費登奎斯博士如何幫助了因為中風而造成認知障礙的Nora。

 

費登奎斯不稱Nora為病患,而是他的學生。因為對他來說,是Nora的身體教會了她自己。

 

費登奎斯也不認為自己「治癒」(cure)了Nora;他認為「改善」(improve)會是比較好的字眼,因為「改善,意味著一個越來越好的漸進歷程,而且可以是無止盡的。」

 

我自己在教學當中也有這樣的經歷。

 

我的母親已經70歲高齡,和許多年長的人一樣,她時常為身體各處的酸痛所苦。我曾看著母親衰老的身軀感到心疼、愧咎、悲傷和煩躁,因為作為一名身體覺察的老師,我竟然無法對她有所幫助。

 

直到有一次我的母親來參與我的課程,她在聆聽自己身體與探索的過程當中,發現了它的生命力與韌性。原本她以為二十年前的車禍、十年前罹癌的手術導致了身體old and broken(破敗衰老),但她這次與身體對話的過程當中發現,原來身體是愛著自己的,即便因此而歪歪斜斜,姿態奇異(受傷導致的代償效應)。

 

她驚喜發現,當自己能不再抗拒、評斷身體表面上的奇異姿態,就會看見源頭,是生命對自身的愛。而她對身體新生的...

July 14, 2019

第一次接觸費登奎斯還有澄心(Focusing)方法是因為做Amona的翻譯,對她的處事態度留下深刻的印象。那次的工作安排有點臨時,當時Amona正在淡水參與台北的費登奎斯培訓工作,她知道我沒有接觸過費登奎斯、也不知道澄心是幹嘛的,就和主辦方說想見我一面,並且讓我有一次對於澄心的體驗。

 

我們就這樣互加臉友直接聯絡起來,見面前她給我感覺是一個爽朗的人,難得讓我不緊張地沒做太多準備,只是網路搜尋看了一些文章。

 

在我們約碰面的那天,她電腦出了問題,同時主辦方場地使用發生了一些溝通誤會,當我正以慣用的各種頭腦分析與假設安排來解決「問題」時,其他跟不上我速度的人便如往常一樣,喜責怪的不忘叨唸,喜曉以大義的不忘說教,明明不是關鍵人的我又陷入被所有人指著鼻子的狀態,陷入了老套的「這麼小一件事情至於這樣嗎?」情境。

 

這時修著電腦還趕著不遠的路的Amona展現了沉穩與果決,明確告知所需的路程與時間,並清晰地指出她的需求,強調一句「我們不要把事情複雜化」!

 

真是一句話點醒夢中人!

 

頭腦型的我非常容易緊張焦慮,這除了在我的身體上形成長期緊繃與僵硬外,也讓我養成了一種飆速計畫與安排的處事習慣,雖然不是說做計畫不好,但是當...

July 14, 2019

在抵達里斯本美術館之前,我從未想過我會頭倒立。或許應該說,我從來沒想過要這麼做,也沒想過我做得到,但在對身體的持續探索當中,我又打破對自己的想像了!那一刻當我在美術館前的早地上,頭頂著地輕盈地把雙腿提起到空中,我開心地快尖叫了!

 

頭倒立或許能打破許多人對費登奎斯方法的想像吧!像是:

「喔!費登奎斯啊,就是都慢慢的、很放鬆的躺在地板上……」

「費登奎斯我聽過啊!那是給老人做的啦……」

 

這是一個71歲阿伯頭倒立的真實故事。

 

這位阿伯是費登奎斯最有名的學生—以色列第一任總理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

 

1950年代初期,費登奎斯被當時的以色列國防部長卡齊爾(Ephraim Katzir)從倫敦挖角回來研發火箭。費登奎斯當時是知名的物理學家及工程學家,但即便他曾在巴黎待過居禮夫人的實驗室,他其實一點也不懂火箭。在國防部待了幾個月後,他終於發明了一個蘑菇般的小火箭。卡齊爾噗噗笑了笑,摸摸鼻子,明白自己高估費登奎斯製作火箭的能力了。當卡齊爾知道費登奎斯的另一項特殊專長時,他跟費登奎斯說:恩,我是在想,你要不要考慮多花點時間在你的特殊技法,少點時間在火箭呢。

 

費登奎斯採納了他的建議便辭職了,搬...

March 18, 2019

那天一個不經意的畫面,揪在心頭時不時浮現。

「腳給我提起來!」

我坐在咖啡廳外,抬起頭,看到一對母女從巷子另一頭走來。

小女孩走在前面。她穿著圓點點的裙子,紅色的運動鞋。我猜大概只有七、八歲吧。

「腳跟先放下去,然後腳尖!」媽媽在後頭命令。

小女孩背著書包,低著頭,上半身重心往前,趴踏趴踏的,拖著步伐。

「走路好好走,哪有人這樣拖的。丟臉死了,能看嗎?」媽媽厲聲斥責,「腳提起來。難看死了。」

小女孩在公寓大門停下,轉身時我看見孩子的臉。

她的委屈,一下子鑽進我心裏。

我好想給她一個抱,讓她知道:妳沒有做錯什麼。你很好。

 

我想起了半年前的一個故事。

 

那是一個全天的教師研習工作坊,主題是「詩意的身體」。我帶大家透過覺察、經驗解剖學、和自由舞動來感受身心。其中一位學員是任教二十年的中學國文老師。過程中我留意到她和夥伴共舞時,不斷喜悅地抖動著肩膀。結束時她分享,她一直覺得自己的身體是2D的,像皮影戲。活到五十歲的今天才知道,原來她有肩胛骨,原來前面有胸骨和肋骨,原來自己是立體的,所以太開心了,忍不住一直動。

 

說著說著,她突然想起一直有一個奇怪的感覺—她一直覺得左手臂不是她的,只是剛好長在她身上。有一天她母親跟她說,其實她...

March 18, 2019

你知道嗎?身體其實一直在跟我們說話,不過我們大部分都沒在聽。因為沒時間,因為不太想,因為就算想不知道怎麼聽。只有在肩膀緊緊的、腰痠痠的時候,才會稍微(被迫)聽一下他 / 她有什麼話要說。

 

是的。身體有話要說。長期不聽身體說話,身體和自己會越來越疏離。彷彿把身體當成了車子,成天載著你完成日常使命。直到哪裡亮紅燈了,才覺得有點對不起身體,有點對不起自己。

 

「動作覺察」能夠帶給你的,就是「聆聽身體」的工具。如字面上的意思:透過「動作」,培養「覺察」的能力。而這個「覺察」的能力,是屬於你的。你會開始懂得從「內在」去聆聽,不再那麼仰賴「外在」的標準來告訴你。

 

你可能驚訝地發現,在這個過程裡你的身體能夠告訴你的,不止痠痛、緊繃、僵硬這些你習以為常的訊息。你會有機會在自己的動作習慣裡看見,原來自己用怎樣的姿態迎向這個世界:或許是很努力(太努力)的自己;習慣把自己縮小、但卻又渴望被看見的自己;或許是等待標準答案、常常怕做錯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