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7, 2019

你喜歡看劇嗎?

譚崔對我而言,就像是拉開你的劇碼幕後,發現桌上那本蒙著灰塵卻專屬你現在的故事大綱。

為什麼它總是上演著悲劇?

為什麼它總是輕柔夢幻地緩緩開場,但劇終它總是衝擊著你走向墓地般的死亡?

 

我是如何一步步走往同一個方向演繹我的人生劇碼,邀請著每個看著非常不同,卻心理氣息十分一致的主角入場?

那麼精準不意外地反覆上演,好讓我始終夢遊到同一個方向。

在什麼時候會觸動大哭?在什麼狀況會斷然收場?

現實生活被自己無限放大的錯綜複雜、熱烈痛苦的精彩續集,只不過是收回在劇本裡清晰的幾行關鍵字。

看著自己不曾改寫卻掙扎著想脫離的故事情節,原來只是我自己劇本裡的念想,那只是深埋主角念想的提詞機,只是一本蒙了塵的大綱。

 

演了半輩子才打開劇本,淌著淚沁著血地發現,這裡從來都沒有別人,原來只有我自己。

 

 

最新譚崔系列課程連結→http://www.esliving.org/tantra-2019

 

 

October 29, 2017

有些人稱他們為魔術師。

 

我記得我也曾覺得Homa是個女巫。不過我對奇幻世界與各種神奇靈通的現象通常保持著一種距離與警覺,因此,關於他們的這個部分在態度上我還算是中立。

 

但是,為什麼要提到魔術師?因為今年這個團體叫做「心的煉金術」。我覺得其實真正讓魔術發生的,是心的空間。

 

他們兩人所有的工作都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

 

那年在奧修花園第一次開辦「心的煉金術」,可惜我並沒有機會當學員,認份的擔任著翻譯的角色。即使如此,隨著課程一天天的開展,我浸潤在這個心的場域中,也不斷的在經歷著許多奇妙的變化。

 

當心的空間展開,所有的緊縮、傷痛、好壞對錯都被一視同仁的包含進來;一種中立的清晰感出現,而那些需要被轉化的自然被轉化。我記得當團體結束的隔日我回到辦公室上班,同樣緊張的氣氛、一樣冷漠的同事,而我卻感覺到被一種溫柔輕盈的空氣包覆著。面對面無表情的同事,不像以前有那種自我防衛的心情,反而是隨時敞開著讓交流自然發生。

 

心,是柔軟脆弱卻充滿力量的。

 

在他們的工作當中,對於許多人來說,最大的挑戰往往是讓自己經驗脆弱。無論生命中有過什麼遭遇,我們都學習了用偽裝的方式讓自己堅強起來,所以我們可以在人前表現的還像一個「正常人」。...

October 16, 2016

只要閱讀過奧修的人,或是對於各個靈修法門有些涉獵的人,應該都對「譚崔」這個詞不陌生。

 

我不想引經據典的解釋何謂「譚崔」,梵文的定義為何之類的。我的告白是:我讀過奧修談論譚崔的書籍,翻閱過譚崔經典與練習當中的靜心,甚至上過一些譚崔團體,但是對於何謂譚崔,仍舊是感覺很模糊。我一直搞不明白,這些我們要追求的品質,為什麼總是和性脫不了關係?

 

 

允許事情發生,讓生命校正到它該去的方向

 

 

前年魅麗雜誌訪問Homa & Mukto時,我擔任現場口譯。也許事情總有它自行進行的步調,儘管我之前上過他們的課,翻譯過好幾次課程,但那次口譯,才讓我感覺似乎有一些些瞥見。這些相處,及在課程中的經驗,忽然在那次的訪問中被整理出來,頭腦有了一點點的理解。

 

在靈修這條路上我們太經常的談論觀照與臣服,這個了不得的,讓我們得以解脫的「法」就這樣的理所當然的被錯過了,至少我自己常常是這樣。對於Homa & Mukto,這兩位當初在旁邊我偷偷仰慕著,後來成為朋友的兩個難得的人,我也同樣的經常在平凡的互動中,錯過了那些其實很特別的品質。在那次訪問的過程中,這些片段漸漸了拼湊了起來。我想與其嘗試定義譚崔,不如分享我看見這對大半生走在譚崔道...

October 13, 2016

|

六年前,我逃離了幾近瘋狂的家前往普那,在奧修社區找回純真與愛。今年初,我再度前往普那,回味真愛滋味,卻無意中撞見了自己的潛意識。

 

兩次前往奧修社區,都是動了念頭,資金足了就前往。沒有課程表,不曾詳細計畫,沒有預設立場;沒有地圖,沒有隨行同伴,也未預訂住宿。我任憑生命之流推著我,帶著一口破英文,迎向未知的旅程。六年前,我在維塔.馬諾的「情緒釋放工作坊」裡找回純真與愛,今年初,我在荷瑪與穆多的「譚崔工作坊」裡,首度與潛意識底層的悲傷、恐懼正面相遇。奇怪的是,雖然沒有特別的計畫,但是自從去年以來,我陸續接觸的都是譚崔有關的事物。奧祕之書,譚崔經驗,譚崔工作坊……開始踏入譚崔的門檻,慢慢瞭解譚崔的堂奧。譚崔的精神,以目前粗淺的瞭解,若要我用簡單的幾個字形容,就是「接納與包容」。接納一切,包容一切,對生命說是。

 

說起來簡單,做到卻很難。難,不是難在它真的很難。難是難在我們已習於「難」。對於顯而易見的真理,我們視若無睹;對於簡而易行的事物,我們嗤之以鼻。我們的制約與惡習──我們的心鎖,導致了心盲。「譚崔」像是一帖古老醫藥,幫助我們重見光明;又像是一串神祕鑰匙,幫助我們打開重重心鎖。它讓整個沉重而死寂的生命,...

September 16, 2016

2012年年初戲散場後,我再次落入很深的孤獨感中。我在地下道過著悲慘幽閉的生活,偶爾才有一點光,但我視之稀鬆平常,通常我小步跳過。

 

秋天我參加Homa & Mukto的課程,在其中感受到一種不干涉的看的方式,無禁忌的注視生命如實發生,我們在其中漂浮、發生、等待,一切生在其中又抽離其上,同時, 愛與某些狂野又靜謐的什麼流動著。一次一次的我在身體上與心靈上強烈震盪著,然後進入更深。

 

整個課程的行進如同一片無邊無際的海洋,我與所有的朋友們共同漂浮,隨著每次的浪潮下沈,接納放鬆,我驚歎誰在這個團體裡創造出絕佳的連繫?每次的聚合都巧妙的帶出不可思議的開啟與洞見。Homa與Mukto是懷著如此多的愛與溫柔,凝鍊其中的卻是如火般燃燒的真知與純真,它深深的觸動我燃燒著,慢慢的在過程中那些生命底層的祕密如同一首神祕的曲調般流瀉出來,更多的笑、眼淚、舞蹈,無盡的無盡的感動啊,而且非常好玩。

 

回家後我一時顯得很無助,因為那裡出現了一個新的入口。我開始每天讓自己浸泡在灑落的光中,而且發現我的心很喜歡。

 

 

最新譚崔系列課程連結→http://www.esliving.org/tantra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