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2, 2019

對許多人而言,頭薦骨平衡可能是溫暖舒服的放鬆,對我女兒而言,卻是黃金關鍵期的必要治療。我的女兒小真是個出生造成腦傷的寶寶,從四個多月大開始,我們幫她安排了中西醫的復健、穴道等……治療,其中也包括一位頭薦骨執行師的個案,剛開始只是感覺到做完頭薦骨,小真夜間的睡眠較沉、便秘能得到一些緩解。相較於實體的復健,坦白說,頭薦骨的手法顯得很玄秘,身邊的朋友常常勸阻我,孩子需要大把的醫藥費,錢要花在刀口上……,雖然如此,我們觀察到,她在治療過程中的確得到了放鬆,只要是任何對孩子有幫助的,我們就會堅持下去。

 

2011年很幸運地排到欽騰老師的個案,讓小真僵硬的下肢變得較為柔軟。為了讓她能長久的進行居家保養,我們的治療師建議身為母親的我,也去學習基本的頭薦骨課程。因此,我帶著目的和任務來上課,希望雙手能在短時間內學會治病的技巧。第一階課程剛開始時,充滿急迫的期待,讓我很難保持中立的立場,接受交換個案練習時,也因為心情始終靜不下來,讓身體緊繃而無法體會。遲鈍的雙手除了脈搏的跳動外,什麼都感覺不到!當我正為自己沒有悟性感到懊惱,打算放棄時,最後一個交換個案,和同伴間不預期地共振出非常奇妙的變化,我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身體...

February 11, 2019

「存在」是一雙手,接住我們。

我們是存在的體現,存在透過我們表達出來。

 

我在2015年接觸欽騰的生物動能頭薦骨共振,對它「無為」的哲學觀好奇且心生嚮往,據說它不按壓、不侵入,透過溫和的碰觸啟動自癒力,連接與生俱來,來自本源的健康力量,讓身體自主展開修復。

 

有這麼神奇?HOW!

 

幾年後的現在我發現,原來我的手,不只是做家事的手、敲打鍵盤的手、忙東忙西的手,也漸漸可以是一雙讓人在上頭安頓、休息的手,協助人們回到與自己的深度連結。

 

在一個狂歡的晚上,我的朋友突然心跳加速、呼吸喘不過來。之前有類似的情形她都是靠自己緩和,她的妹妹跑來找我,問我有沒有隨身攜帶靈性的能量油可以協助姐姐安定,我聽聞趕緊進屋,見她躺在床板上急促的呼吸著,用最大的努力穩住自己、撐著自己在難關裡。在場已經有兩位朋友正在關心,透過碰觸傳遞連結和安定。我坐了下來,輕碰著她的身體,一邊聆聽,一邊評估是否有緩和的可能,還是必須立即送醫。這個當下即刻的個案,我們進行了四十分鐘,身體系統由高度的激活狀態(過往歷史一一浮現、情緒的翻騰、身體集結資源因應棘手的現狀),逐漸緩和下來。中間經歷一波一波痠從骨盆痠出來,好似從更深的地方一次一次釋出,她「嘶─...

March 1, 2018

 
「 Trust the Tide. 」信任潮汐。

這是欽騰老師上課時常常反覆提醒的一句話。

簡短幾字,卻已經點出了所有療癒工作的基本核心。沒有任何一種療癒途徑可以脫離這項原則,也就是,信任生命的力量本身。
一旦你失去了對生命力量的信任,就是做再多的努力、再多的工作,療癒也無從發生。
療癒從來都是關於將主動權交還給生命,那麼,奇蹟便會自動展現。
那是遠遠高於單憑頭腦的努力所能企及的廣闊。

頭薦骨共振療法就是這樣一種將你帶回對生命的信任的療法。

儘管精神向度深遠,但這項工作,卻又是從最平實親切的地方入手,也就是從我們每天在使用的身體開始。

每一天,我們行住坐臥,沒有任何一個片刻不是通過這個身體在經驗我們的生命,身體承載著我們的思想和情緒,為我們的意圖付諸行動,但我們又何嘗在匆忙的生活中停下來一秒,聽聽身體在說什麼?聽聽身體需要什麼?平時大多數時間都只聚焦在頭腦運作的我們,當身體發出異議的時候,又怎麼知道要如何去聆聽它呢?

記得初進訓練頭幾天的我,看著身邊的同學每個人都很進入狀況的樣子,我卻一頭霧水,弄不清楚自己的雙手究竟感知到了什麼,每天都感覺到無限焦慮與緊張,直到後來,終於有某個片...

March 6, 2016

頭薦骨共振是我在奧修花園上的第一個課程。當時我剛取得凱龍準治療師資格,正想大展身手,也急於取得更多專業的知識與技能,作為凱龍治療的輔助。

怎麼說呢?欽騰老師是個非常溫和的人,但他的教導不啻給了我一個當頭棒喝……


那個急於做些甚麼的「急」,就是我們在療癒的路上最大最極致的阻礙,頭薦骨中的「無為」、「順著流走」,絕對不是只有在頭薦骨的療程中用得到,在人生所有路途中,都是關鍵。


但在課程中,你真的可以實際在身體層面感受到,什麼是「流動」,什麼是「堵塞」,什麼是「臨在」,什麼是「渙散」,非常清晰明白,無可否認。


這對我後來的治療師之路,具有無可比擬的價值與幫助。我不再會一頭鑽進個案模式的問題,過度涉入,我學會保持適當距離,客觀中立,不被同理心或移情作用牽著鼻子走。因此我非常感激欽騰老師,與他帶來的頭薦骨共振,你也想體驗嗎?


現在有機會了……

最新課程資訊:http://www.esliving.org/2020-cranio

March 6, 2016

當Michael(化名)出現在餐廳門口時,我心中暗自嘆道:「這次不妙……」欽騰剛剛才結束兩歲小女娃的個案,整個過程使用了兩大袋的「道具」以及媽咪的十八般武藝,才讓這小小baby乖乖的躺著。這個看來五六歲的小男生光是進出花園門口就已經來回跑了兩三次!

Michael其實已經小二了,他被診斷為過動兒以及亞斯伯格症。個案時間已過了半小時,Michael還沒進到個案室裡。好不容易用了塊蛋糕將他誘惑到房間裡,他卻開始將所有他能拿起來的東西往欽騰的方向丟。可以感覺的出來他很喜歡欽騰阿伯,向他丟東西是和他玩與溝通的方式。我想:「今天若能讓他上按摩床應該會是奇蹟吧!」欽騰很有耐心的將所有往他這裡丟來的東西一樣一樣的放到櫃子的最上方,然後在按摩床的一端打開他的雙手,溫暖的、歡迎的說:「Come!Come!」大概這樣說了八次吧!Michael上了床,當然中間還包括了又跳下來,再爬上去了幾次,以及轉來轉去所以阿伯的手碰不到他……等等。

又過了十分鐘後,欽騰的手終於能穩定的放在Michael的頭上了。Michael抓著電玩類的東西按來按去,頭乖乖的在欽騰的大手上,我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欽騰配合著Michael躺在按摩床上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