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7, 2019

你喜歡看劇嗎?

譚崔對我而言,就像是拉開你的劇碼幕後,發現桌上那本蒙著灰塵卻專屬你現在的故事大綱。

為什麼它總是上演著悲劇?

為什麼它總是輕柔夢幻地緩緩開場,但劇終它總是衝擊著你走向墓地般的死亡?

 

我是如何一步步走往同一個方向演繹我的人生劇碼,邀請著每個看著非常不同,卻心理氣息十分一致的主角入場?

那麼精準不意外地反覆上演,好讓我始終夢遊到同一個方向。

在什麼時候會觸動大哭?在什麼狀況會斷然收場?

現實生活被自己無限放大的錯綜複雜、熱烈痛苦的精彩續集,只不過是收回在劇本裡清晰的幾行關鍵字。

看著自己不曾改寫卻掙扎著想脫離的故事情節,原來只是我自己劇本裡的念想,那只是深埋主角念想的提詞機,只是一本蒙了塵的大綱。

 

演了半輩子才打開劇本,淌著淚沁著血地發現,這裡從來都沒有別人,原來只有我自己。

 

 

最新譚崔系列課程連結→http://www.esliving.org/tantra-2019

 

 

February 22, 2019

對許多人而言,頭薦骨平衡可能是溫暖舒服的放鬆,對我女兒而言,卻是黃金關鍵期的必要治療。我的女兒小真是個出生造成腦傷的寶寶,從四個多月大開始,我們幫她安排了中西醫的復健、穴道等……治療,其中也包括一位頭薦骨執行師的個案,剛開始只是感覺到做完頭薦骨,小真夜間的睡眠較沉、便秘能得到一些緩解。相較於實體的復健,坦白說,頭薦骨的手法顯得很玄秘,身邊的朋友常常勸阻我,孩子需要大把的醫藥費,錢要花在刀口上……,雖然如此,我們觀察到,她在治療過程中的確得到了放鬆,只要是任何對孩子有幫助的,我們就會堅持下去。

 

2011年很幸運地排到欽騰老師的個案,讓小真僵硬的下肢變得較為柔軟。為了讓她能長久的進行居家保養,我們的治療師建議身為母親的我,也去學習基本的頭薦骨課程。因此,我帶著目的和任務來上課,希望雙手能在短時間內學會治病的技巧。第一階課程剛開始時,充滿急迫的期待,讓我很難保持中立的立場,接受交換個案練習時,也因為心情始終靜不下來,讓身體緊繃而無法體會。遲鈍的雙手除了脈搏的跳動外,什麼都感覺不到!當我正為自己沒有悟性感到懊惱,打算放棄時,最後一個交換個案,和同伴間不預期地共振出非常奇妙的變化,我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身體...

February 11, 2019

「存在」是一雙手,接住我們。

我們是存在的體現,存在透過我們表達出來。

 

我在2015年接觸欽騰的生物動能頭薦骨共振,對它「無為」的哲學觀好奇且心生嚮往,據說它不按壓、不侵入,透過溫和的碰觸啟動自癒力,連接與生俱來,來自本源的健康力量,讓身體自主展開修復。

 

有這麼神奇?HOW!

 

幾年後的現在我發現,原來我的手,不只是做家事的手、敲打鍵盤的手、忙東忙西的手,也漸漸可以是一雙讓人在上頭安頓、休息的手,協助人們回到與自己的深度連結。

 

在一個狂歡的晚上,我的朋友突然心跳加速、呼吸喘不過來。之前有類似的情形她都是靠自己緩和,她的妹妹跑來找我,問我有沒有隨身攜帶靈性的能量油可以協助姐姐安定,我聽聞趕緊進屋,見她躺在床板上急促的呼吸著,用最大的努力穩住自己、撐著自己在難關裡。在場已經有兩位朋友正在關心,透過碰觸傳遞連結和安定。我坐了下來,輕碰著她的身體,一邊聆聽,一邊評估是否有緩和的可能,還是必須立即送醫。這個當下即刻的個案,我們進行了四十分鐘,身體系統由高度的激活狀態(過往歷史一一浮現、情緒的翻騰、身體集結資源因應棘手的現狀),逐漸緩和下來。中間經歷一波一波痠從骨盆痠出來,好似從更深的地方一次一次釋出,她「嘶─...

June 2, 2018

在2016年之前我對葛吉夫律動(神聖舞蹈)知道的很少,僅有一次半日的體驗。那次短短的體驗感覺有種很玄妙的東西,但不算真的理解。
 
因為好友楊聰熱情推薦,2016年我傻傻的就跟著去韓國參加了一個七日營,是神聖舞蹈「長老級」的帶領人- Avrom 與Deborah 所帶領,鋼琴師 Melanie 演奏所有舞蹈的曲目。殊不知那場多數是經驗豐富的神舞人,前兩天我感覺完全被打趴在地上,身體頭腦情緒被攪成一塌糊塗。身體不停嘗試著做著那些我頭腦認為完全沒有可能兜在一起的動作,一邊觀察著自己頭腦中各種關於把事情做好、做對、怕跟不上的各種制約與恐懼;觀察著自己整個身體緊繃起來,全身痠痛的狀態。也一如以往的自以為聰明的快速下了結論:嗯!所以神聖舞蹈就是透過這個過程來學習放鬆的警覺,以及觀察自己的習性⋯⋯等等。
 
如果要說整個七日營帶給我在心智層面最大的收穫,那就是覺察到那完全超越我心智可以理解的廣大與奧秘。我前面下的結論不是不正確,但是經驗完整個過程後我發現那個理解只是在很表淺的層次。
 
現在回想起那段時光,憶起的是身心頭腦逐漸進入一種很和諧的狀態,無論在舞蹈的時候遭逢多大的挫折,或是發生多大的突破,一樣的是...

April 21, 2018


說起和奧修(OSHO)的緣分,約八年前,朋友從我父親書架上發現奧修的書—《金剛經》,朋友閱讀後覺得受用並推薦我讀讀看,於是我開始品嘗字裡行間中流出的平靜與溫柔,當時的我沒什麼恆心,書並沒有讀完,心中認同奧修並以為已了解書中涵義,又被其它新時代主題的書籍所吸引,懵懵懂懂在市面上的書中找尋對生命的答案,但越找越失去自己。
 
去年(2017)五月份,在純生產者摯友—Allan Chiu熱烈邀請之下,初次體驗了改變我人生的首個靜心工作坊(活活.聚落 Essential Living舉辦);由欣友(Prem Shunyo)與馬可(Veet Marco)帶領的兩個靜心團體,分別為【愛與覺知 Love & Awareness】與【左巴佛陀生活禪 Zorba the Buddha】。參加完團體後,大大顛覆了過去我對奧修靜心的了解,透過實際的練習與品嘗,過去腦中的制約、帷幕漸漸開始脫落。
 
在一場充滿愛與喜悅的【門徒慶典之夜】中,我決定要活出新的樣貌,我願意將我所經驗到的美與寧靜納入我的生活與生命中,於是升起成為門徒(Sannyasin)的意願。我告訴欣友:「我期許自己像大樹一樣,不管風吹雷鳴,都能紮根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