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4, 2019

第一次接觸費登奎斯還有澄心(Focusing)方法是因為做Amona的翻譯,對她的處事態度留下深刻的印象。那次的工作安排有點臨時,當時Amona正在淡水參與台北的費登奎斯培訓工作,她知道我沒有接觸過費登奎斯、也不知道澄心是幹嘛的,就和主辦方說想見我一面,並且讓我有一次對於澄心的體驗。

 

我們就這樣互加臉友直接聯絡起來,見面前她給我感覺是一個爽朗的人,難得讓我不緊張地沒做太多準備,只是網路搜尋看了一些文章。

 

在我們約碰面的那天,她電腦出了問題,同時主辦方場地使用發生了一些溝通誤會,當我正以慣用的各種頭腦分析與假設安排來解決「問題」時,其他跟不上我速度的人便如往常一樣,喜責怪的不忘叨唸,喜曉以大義的不忘說教,明明不是關鍵人的我又陷入被所有人指著鼻子的狀態,陷入了老套的「這麼小一件事情至於這樣嗎?」情境。

 

這時修著電腦還趕著不遠的路的Amona展現了沉穩與果決,明確告知所需的路程與時間,並清晰地指出她的需求,強調一句「我們不要把事情複雜化」!

 

真是一句話點醒夢中人!

 

頭腦型的我非常容易緊張焦慮,這除了在我的身體上形成長期緊繃與僵硬外,也讓我養成了一種飆速計畫與安排的處事習慣,雖然不是說做計畫不好,但是當...

April 20, 2017

在2010年之前,我沒有聽過奧修,他也從未入過我的夢,我未曾讀過他的書,也未看過他的照片或影片,我就是一個20來歲的女孩,上班、心思花在照顧自己的形象,每日娛樂著別人,也試圖娛樂自己,吵雜地過著食不知味的日子。

 

當時的我依然在愛情遊戲裡打滾,從小家裡人帶我去算命,說我過去世欠了許多感情債,今生必須一一償還,小時候的我不懂,也不明白什麼是制約,什麼是業。然後我認識了一個可以算是無情的人吧,長我十來歲,我並沒有發現自己其實也是相當無情的,能量都在腦袋裡,除了智力的分享以外,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情感交流。我雖然很愛哭,但並不是什麼深刻的事,通常是來自於某種壓力或否定,那種基於挫敗的哭泣。我沒有經驗過深刻到似乎無法修復的心碎,破碎到我再也不知道自己是誰,也許是因為如此,我的覺知發展一直相當侷限。

 

當我剛開始和這個男人戀愛的時候,我第一次參加了欣友的女人團體,在那個場域裡我非常被滋養,也學習到很多關於女人特有的品質,但是我不懂,也尚未體認到做一個有愛有空間的女人是怎麼樣的。我還在用頭腦談情說愛,自以為天真卻同時算計著所謂的付出與得到。當時在關係裡我有時很快樂,因為一些喜悅和純真的品質偶爾會被看見,但在世俗與...

October 7, 2016

參加欣友帶領的「通往內在的三道門:愛、死亡與靜心」團體之前,我只覺得停不下來的自己需要靜心,參加之後發現自己深深地被死亡吸引,因此就讓自己待在那寧靜與平和的品質裡。在這個靜心團體中,我們並沒有太用力地挖制約牆角,因為我們的目的不是要粉碎什麼,也不需要去建立什麼,只是觀照。

 

這三天我僅是待在靜心的放鬆裡,覺知身體舒適和緊繃的地方,中立地看著頭腦飄過的千萬個念頭。再次見到欣友和馬可,沐浴在他們美麗的能量裡,享受著音樂,在靜心中滋養這為了生活諸多目標而努力,努力而疲憊的身心。

 

靜心中我發現,堅持很美、勤奮很美、努力很美,什麼都不做也可以很美……。分享時有同學問我,變老變醜長皺紋哪裡美?我的認知是,對生命一切改變的敞開、接受性、進而擁抱它,是很美的心境。就好像我對於死亡的感覺是寧靜與平和,而非恐懼,那是一種未知未期、全然交託的片刻,人生還有什麼事能如此呢?

 

 

 

2019 欣友課程訊息:
奧修靜心帶領訓練 http://www.esliving.org/meditation-training2
心之奧秘 http://www.esliving.org/2019-shunyo-marco

October 7, 2016

第一次參加欣友(Shunyo)的團體,是2011年的「女人工作坊」。進入團體之前,就聽說過欣友的團體具備深層淨化的品質,而欣友那「大地之母」的能量氛圍與滋養的品質,是她的團體能夠吸引許多學員的原因。

 

當時我並未密集參加團體,也鮮少做奧修的動態式靜心,每天都活在腦子裡,但可以確定的是,我想在自己身上下點功夫,了解自己女性面相關的問題,因為時常被父母嫌「太強勢、男人婆」一直讓我十分困擾,他們甚至將我情路不順這件事歸咎於此,或許是不服輸吧!我想找個理論來證明他們是錯的。

 

我就這樣的,帶著滿腦子的問號和好幾個Why來到欣友靜心之夜活動。我若往常一般地姍姍來遲,一踏入教室,欸?這靜心音樂也太讚了吧!赫然發現馬可(Marco)是現場演奏耶!這樣是有賺錢嗎?這比台北市很多只放流行樂的枯燥酒吧讚多了!原來除了很拚的動態靜心,或者是不知道要幹嘛的靜心(也就是那種一直偷看其他人在做什麼,幾乎只有三成的注意力是在自己身上的活動),還有這麼爽的靜心!這就是我對欣友和馬可的第一印象。

 

動動身體之後,欣友讓大家坐下來,她那輕柔的嗓音,和緩的速度,讓我自然地放鬆下來,或許這就是大家所謂的「滋養」吧!雖然還是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March 6, 2016

曾經接受頭薦骨個案2次,並聽過許多朋友分享頭薦骨的美好,對疾病可說是深惡痛絕的我,一直非常期待參與頭薦骨訓練。與其說是想要永遠擺脫疾病,或許說是想了解其他不需要仰賴藥物的自然療法更加貼切。

過去從未上過連續四周的訓練課程,原本很擔心是否能夠很快吸收,在課程之初也對於自己無法感受到欽騰敘述的手感非常懊惱,但隨著課程的進行,我的頭腦放鬆下來,慢慢地放下擔憂,只是享受待在身體裡以及和同學們互相交換個案的滋養。

頭薦骨雖然不像治療團體那樣激烈清理(這和個人經驗有關,我就是一個激烈的人,這也是我學習頭薦骨讓許多人跌破眼鏡的原因),但經年累月下來,身體真的儲存了很多壓力和緊張,後來五到六階的課程在顱部工作,進入了許多出生模式,雖然不是所有的同學都會出現非常痛苦的症狀,但大家都變得非常敏感,如同小嬰兒一般,這讓我了解了人體的細緻,需要溫柔的對待,平常忙碌生活中,我們經常對身體疏於照顧,甚至濫用,也或許是麻痺,這些就是病痛的來源,懂得如何照料自己的身體,傾聽訊息,才是長久健康之道。

接觸頭薦骨一開始是為了支持家人的健康,但沒想到我身體率先獲得非常大的滋養,一些複犯的發炎症狀明顯舒緩,也很少感冒,長年困擾我的腸胃問題也...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