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5, 2019

跟奧修的緣份是很特別的。2011年左右我開始接觸身心靈的資訊,讀了《吸引力法則》、看了《靈魂永生》、上了《零極限》的講座、去了圓桌。但一直覺得這些「方法」,治標不治本,頭腦還是在懷疑,朋友常常會跟我說「你想太多了」,問題是從來沒有人教我如何「不想太多」。直到2013年左右我讀了一本《分心不上瘾》,書中提到「靜心」、「冥想」這些關鍵字,於是我產生好奇心,想要尋找一個「靜心」的方法來治治我那猿猴一般的腦袋。

 

2014年讀了《創作者的日常生活》,書中提到David Lynch常年使用的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超覺靜坐」(簡稱TM),一種在腦中重複誦念咒語的方法。Google一下就會發現TM在美國是蠻有影響力的一種靜心方法,創始者馬赫西瑜伽行者Maharishi Mahesh Yogi最有名的學生應該就是「披頭四」了。於是我在上海找了一位教授TM的老師學習這個方法,但在學習的過程中,我發現TM的體系蠻封閉的,除非你加入「組織」,不然不容易取得資訊,這點倒是讓我蠻困擾的,上網找尋關於TM資料的過程中,讀到一篇「奧修首次以英語對西方人談話」的文章(http://www.osho....

Please reload

文章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