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4, 2018

2017年六月,是我第一次遇見Anu,好慶幸不是最後一次。十天的團體結束後,我把和Anu合照的照片印出來,有時放在聖壇,有時放在床頭。這是我唯一一張放在聖壇上的照片,想用和Anu相會的經驗,鼓勵自己活出寧靜,活出喜悅,和Anu相會的愛的經驗,也是我每次想起每次說起,都會眼眶泛淚的。

 

課程開始大家都會說自己的名字,許多人說了自己的英文名字、門徒名,輪到我時,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只有中文名字。」Anu聽著,笑笑地說:「Chinese is good enough.」當下的忐忑,就這樣被溫暖有力量的接住了。

 

在交換練習後,我們討論過程,我提問:「Anu,你是如何使用你的手的,在session中?因為感覺我們的手都會特別用力,有的時候會形成奇怪的手型,指節的施力也特別明顯,然後我看你的手,很溫和,可以有包覆感,同時有力量,感覺好舒服好自然。」

 

Anu停頓了好一陣子,像是回到自己思索著,他也不急著回答,好似在內在感覺問著問題後頭的那個我,然後才開口說:「嗯…如果妳在實作個案的時候,想的是:『這個是我很親近的人,我的愛人,我的伴侶,我才要溫柔的、帶著愛的去碰觸。如果對方不是,那我還是保持一段距離好了。』...

Please reload

文章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