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的藝術

October 12, 2019

 

「透過自我催眠,你能夠在自己身上創造出奇蹟。」~奧修

 

在過去六十年裡,科學研究顯示透過放鬆頭腦的潛意識,催眠可以有效地影響人類的行為。而在世界各地催眠更是已經廣為運用,以協助人們戒除上癮行為、學習新的語言、探索前世、刪除負向的生命模式等等。甚至,商人也利用催眠式的廣告來洗腦客戶,加強購買欲。催眠的科學仍然正是方興未艾,一旦催眠脫離了以往馬戲團、電視節目的表演把戲、宴會餘興的刻板印象後,誰知道催眠在打開潛意識頭腦的寶庫後,所擁有的力量能夠帶領著人類的意識達到何等的高度。以下是一段與葛帕的訪談,他把自我催眠與靜心結合在一起,形成了他自己獨特的工作方式,以及數名催眠治療師和團體體驗者的經驗分享。

 

成為頭腦的朋友

 

葛帕,來自加拿大的奧修門徒,43年前就已經於奧修國際社區帶領各類型的靜心團體,而於二十多年前開始帶領自我催眠的團體。葛帕說:「我開始對催眠感興趣,是因為它是一道通往意識的橋樑。而且,它所具有的創造性過程與力量,能夠讓人們擁有更多的自主性,特別是自我催眠,更是讓人們掌握了治療自己、深入靜心的鑰匙。」

 

「在自我催眠的團體裡,每個人都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獨特的方法。只是對於初學者而言,他們需要一些協助來了解催眠能夠在一個人內在所產生的力量。此外,奧修曾經說過,學習自我催眠最容易的方法就是由某個人來催眠你,給你訊息,告訴你可以自己輕易地催眠自己。所以,我會結合輕柔的聲音與音樂,引導人們放鬆在這個下,然後,我會告訴他們:『自我催眠是個容易的方法,人人都可以運用自己的聲音與影像來催眠自己。』之後,人們可以開始在自己身上進行練習,直到他們可以完成這整個放鬆的步驟。而在人們逐漸放鬆,就要進入最終的放鬆之前,可以對自己說出特定的語句,讓這些語句深入潛意識,並從潛意識裡開始發揮作用。」

 

「而一旦人們熟悉自我催眠的過程與方法後,可以把它運用在生活裡的各個層面上,提升我們的意識,也提升生活的品質。」

 

「你問人們對自我催眠團體的回饋啊?嗯,根據我在印度與世界各地的經驗,人們很享受團體的過程,因為它很輕鬆、有趣同時又能夠深入。而且你很快就能感受到效果,通常,當我們在團體裡由催眠的階段回來,進入靜坐的階段時,人們已經可以感受到催眠的作用了。在印度的多元大學裡,很多人參與這個團體的理由非常實際:因為他們即將回到自己的國家,即將面臨工作上、市場競爭上的挑戰與壓力,所以他們想要學習一些簡單的技能來幫助自己。特別是德國人,或許德國是個挑戰特別多的國家吧!」。

 

運用在身體治療裡的催眠

 

來自巴西的可夏,在美國接受過三年的催眠師訓練,她把催眠、禪以及能量工作巧妙的結合在一起,形成她個人獨特的工作方式。可夏說:「跟隨奧修靜心這麼多年後,我發覺在美國極為流行的NLP太過於頭腦取向,而不那麼注重覺知與靜心。然而,缺乏靜心,使他們的技巧感覺起來就像是一種對頭腦的強暴。透過奧修對催眠的洞見,我發現了新的方式,使得催眠不只用在治療上,更用以支持靈性成長。」

 

「根據我的工作經驗,當我們在深層的潛意識層面工作時,事實上,我們也開啟了超意識的源頭。而催眠工作裡有不同的階段,第一步,我通常會用視覺化的引導方式,到達第一層的催眠狀態,協助人們接觸到潛意識的頭腦。第二步則是把光引進來,當光(意識)出現時,黑暗會自行消失,所以我們並不是直接在頭腦上工作,改變頭腦的模式。有時候,當我們碰觸到更深的層面時,我們能夠接觸到自己的潛能,或是那已經潛藏在潛意識裡好幾個世紀的創造力。」

 

「所以,對我而言,所謂催眠就是放下自己、進入光亮中。」。

 

夢裡的石頭

 

譚海,一個來自西西里的建築師,她在過去幾年曾經於奧修多元大學中擔任催眠團體的助理。她說:「我真的愛死了催眠裡那深沉的放鬆狀態,,那把我帶回到內在完整、和諧的空間裡。在多元大學治療藝術學院裡的團體裡,催眠的重點在於身體治療,但由於頭腦、身體與靈魂這三者是一體的不同層面,所以當身體獲得治療時,治療也同樣作用在另外兩個層面上。」

 

「在催眠團體裡,我學習到信任自己的直覺與開啟內在的泉源。例如,在一次催眠中,我看見自己在沙灘上尋找石頭,各種大的、小的石頭,直到我發現自己其實有著雕刻方面的天分,而那是我曾來不曾想過的。」

  

自我催眠讓我笑著醒來

 

賈印夏,34歲的法裔加拿大人,他是專業的電腦分析師。在過去四年內他接受葛帕的催眠訓練,而改變了他對靜心的態度。

 

「當我回到西方時,靜心對我來說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常常,因為無法保持靜心的寧靜與覺知,我會批判自己,並不斷地打擊自己,對抗自己頭腦裡的思想流。而葛帕的催眠團體為我帶來了突破性的轉變,我發現現在自己可以放鬆於靜心的『中道』裡──不鬆散也不緊繃,我甚至開始能夠享受靜心。我學會了成為頭腦的朋友,接受它、欣賞它,並且以一種遊戲的方式把靜心與頭腦結合在一起,讓頭腦能夠支持靜心的深入。」

 

「特別是催眠中的自我催眠,它對我的幫助更多。透過催眠自己、與我的潛意識交談、提供正向建議等方法,它讓我成為自己的治療師。經常,晚上在入睡前,我會利用聽錄音帶或與潛意識交談的方式進行自我催眠。你可以說,自我催眠讓我放鬆地進入深沈的睡眠,並讓我笑著醒來。」

 

 

註一:這篇文章是二十年前,翻譯自多年前印度奧修社區的Osho Time雜誌裡的一篇採訪文,所以年月不可考。

註二:Osho Time是奧修社區二十多年前每月定期出版的英文刊物,裡面會有各類治療方法的介紹、當月社區活動、奧修的故事、占星與笑話等等文章,夾雜著許多精美印刷的社區照片與奧修照片。當年每到出刊時,社區裡經常人手一本。也是許多門徒的收藏品之一。

 

 
最新葛帕靜心療癒相關課程:http://www.esliving.org/self-hypnosis-gopal

 

 

 

Please reload

請注意:靜心及課程無法取代醫療,有醫療需求請向醫療專業人士尋求協助。患有傳染性疾病者請事先告知,以便評估適合您的課程並提供適當的協助。

© 2016 by Essential Living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