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經歷AUM的衝擊

September 11, 2019

 

哈嚕,我是周六晚上有參加AUM靜心的學員。

我想反饋,AUM靜心真的好棒喔!也非常感謝帶領的Sananda老師。

 

其實全然的投入和開放,才能達到AUM靜心最多的覺知吧!但第一次參加,還是非常的抽離和羞澀。但莫名之中團體的動能真的可以勾出些什麼。

 

第一輪的憤怒,雖然對許多看起來柔弱或反應溫和的學員,假裝憤怒地吼出,但我心底想的是,我不想要恨你啊!我不想要恨。直到,與年長的幾位學員對上後,我的憤怒突然升上來,滿臉漲紅,用一種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的激動在吼著。在後來的回合,看到哭了的學員,我也跟著哭了。

 

自己隱約知道,對年長的形象存有的憤怒,源自於對於自己原生父母的無法寬恕。以為自己這些年接觸靜心和各式身心靈,以及算是勤奮的練習瑜珈及調息、內觀,多少面對了這個部分也試著釋放許多,但沒想到這個情緒還是存在。

 

AUM之後,抱著疲憊的身軀回家,靈魂好像被抽掉了一層,不能想太多的事情,梳洗後就睡去了。

 

隔天,我覺得自己很輕盈!看到人也很願意敞開自然地打招呼。回到父母家,我們之間的互動突然變得不太一樣,能量的改變就是如此幽微而顯著,我感覺到母親表現得更活躍了,願意分享好多事情,也在晚上一樁突發事件中表現得可以獨當一面而有果決力,和我平日掛心的模樣截然不同。

 

這時我才領悟到,原本心中掛念那樣形象的父母,其實是順著我有點強勢而驕縱的性格而表現出來的吧。我以為家裡沒我不行,但其實是受著父母呵護,才有這樣的空間與自由啊。原來,放不下的,其實是我自身投射出來的形象,放不下的,是我自己的執念。

 

這個道理如此簡單,親身經歷的衝擊好大!

 

我想改變這只是第一階段,之後的每個環節都有在其中體悟到自己表現反映了什麼,我不會特地期待有什麼樣的體悟發生,若能有一層層的改變,便是老天願意眷顧。

 

當前如此,我便已然感激萬分,很幸運!

 

謝謝AUM meditation,謝謝Sananda,也謝謝活活。

 

 

 

 

 

Please reload

請注意:靜心及課程無法取代醫療,有醫療需求請向醫療專業人士尋求協助。患有傳染性疾病者請事先告知,以便評估適合您的課程並提供適當的協助。

© 2016 by Essential Living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