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與我

July 25, 2019

 

跟奧修的緣份是很特別的。2011年左右我開始接觸身心靈的資訊,讀了《吸引力法則》、看了《靈魂永生》、上了《零極限》的講座、去了圓桌。但一直覺得這些「方法」,治標不治本,頭腦還是在懷疑,朋友常常會跟我說「你想太多了」,問題是從來沒有人教我如何「不想太多」。直到2013年左右我讀了一本《分心不上瘾》,書中提到「靜心」、「冥想」這些關鍵字,於是我產生好奇心,想要尋找一個「靜心」的方法來治治我那猿猴一般的腦袋。

 

2014年讀了《創作者的日常生活》,書中提到David Lynch常年使用的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超覺靜坐」(簡稱TM),一種在腦中重複誦念咒語的方法。Google一下就會發現TM在美國是蠻有影響力的一種靜心方法,創始者馬赫西瑜伽行者Maharishi Mahesh Yogi最有名的學生應該就是「披頭四」了。於是我在上海找了一位教授TM的老師學習這個方法,但在學習的過程中,我發現TM的體系蠻封閉的,除非你加入「組織」,不然不容易取得資訊,這點倒是讓我蠻困擾的,上網找尋關於TM資料的過程中,讀到一篇「奧修首次以英語對西方人談話」的文章(http://www.osho.tw/ebook/box1_05_44.htm)內容主要是奧修在談超覺靜坐,而這篇文章一下子打破了我在TM卡住的地方。

 

馬赫西瑜伽行者與披頭四

 

「我反對所謂的馬赫西超覺靜坐。那是非常具有毀滅性的。它是一種搖籃曲;它頂多只能讓你好睡。它無法叫醒你。它可以讓你冷卻下來,它可以給你一點點平靜;它對那些神經質、緊張、焦慮的人很好。它是一種心理裝置、一種心理藥物、一種非藥品的鎮定劑。但它不是靜心。它既不是靜心也不是超越性的;它完全不是那樣。它只會安慰你、撫慰你,讓你好睡。」

 
我又好奇了,這個狂人奧修Osho是誰?當我準備找尋奧修的資料時,突然發現我的書架上早就擺著一本奧修的書《自由》,那是我在幾年前誠品書局買的,當時也不知道哪裡吸引我了,但買了之後便一直放在書架上沒看。當我打開奧修的書,就像打開了另外一個次元的世界,一個內在的世界。

 

他不斷提到「No-mind」以及「靜心」的重要性,並且創造了許多的靜心方法以及團體來幫助人們。終於有人在告訴我不要「想太多」的同時還教了我如何不要想太多的「方法」。

 

他生前的演講數量龐大,觸及了各種不同領域、經典的探討。他不是一個宗教領袖,他是一只指向月亮的手指,一面鏡子,他是一個佛,人人身而為佛,佛性活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心中。

 

 

去年上能量平衡按摩時,阿努問我是不是門徒,我說:「我是一隻腳跨在門裡面的門徒吧,另外一隻腳還在門外。」這應該是一個只有我自己理解的歷程吧,門徒不只是一個名字,更是一種對自己人生臣服的承諾,唯有理解自己才有能力超越自己,開始接近真實的時刻,才找到了真正的自由,生命的花朵才開始綻放。

 

 

 
最新靜心相關課程:http://www.esliving.org/course

 

 

 

Please reload

請注意:靜心及課程無法取代醫療,有醫療需求請向醫療專業人士尋求協助。患有傳染性疾病者請事先告知,以便評估適合您的課程並提供適當的協助。

© 2016 by Essential Living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