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體是我最好的朋友

August 5, 2017

淺嚐娜娃妮塔的教導-學習聆聽與愛護身體

 

訪問者:Punya, Osho Times

 

 

我在我最喜歡的咖啡廳約了娜娃妮塔碰面,咖啡廳就座落在兩個沙灘之間的山脊處。她抵達時共有兩輛車子出現,伴隨她的是一些參加她的團體課程學員 – 「第六個感知:先移動,就會了解」,這個課程是在希臘科夫島所舉辦為期兩年的訓練 (舞蹈身體與本質) 的最後一個課程。

 

我克服了內在的懶散參加了她在週六的體驗課程以及今天早上的伸展課,因為需要在訪問她前先有一些對於她工作實際的經驗。

 

進入教室時我看到一幅1:1的人類身體地圖,之後我才知道掛這張圖的目的。一開始我們被邀請從內在來感覺我們的身體,並且去品嚐身體了那個「可口」的部分。完全不費力的,也不是出於「應該」,我感覺到我的心對這個身體敞開了,這個身體跟了我這麼多年。我慢慢的舞動到教室的窗邊,當我看著花園時,我實際經驗到什麼是熱愛自然、熱愛地球。我了解到除非我們學習真正愛自己的身體並且聆聽它,我們將無法真正愛這個地球。

 

看著人體地圖我們學習器官在哪裡,以及它們的外觀;脊椎有幾節、脊椎延伸到頭顱內的哪裡。我發現在脊椎骨之間實際上是有一些空間的,我很高興能學習到這個。當我緩慢地移動時,我感覺到我的脊椎開始延長,變得更靈活,我開始在內在觀想脊椎骨的空間發出綠色的光。我左右前後的彎曲我的軀幹,透過這樣來按摩並伸展裡面的器官,我感覺到它們變得很清新,在器官之間多了許多空間。

 

我之前不不太了解娜娃妮塔說的,透過移動你來到此時此刻的意思,只開始實驗以一種很愉悅、輕快的方式在教室裡移動,身體充滿著液體,沒有特定要去哪裡,只是單純的享受身體的移動。我立即回到了自己,進入「當下」,開始帶著一種驚奇感的看見奧修語錄旁邊的那些圖畫。

 

課程中透過麥克風聽到她的引導,我一開始還懷疑是誰在說話呢?因為娜娃妮塔當年在普那帶領午間伸展活動,以及帶領「與師父共舞」靜心(舞蹈慶祝的前身)的典型澳洲口音不見了。她的聲音中完全沒有許多團體帶領者會有的高高在上、「慈悲有愛又體貼」的那種令人乏味的調調。我原先以為只有我這麼感覺,因為她是我的老友了。但是在訪問桌上的其他人也都不約而同的覺得她就像個「老朋友」一樣。真是令人耳目一新!

 

娜娃妮塔與我熟識多年,我們甚至沒去數到底多少年沒見到彼此,立即又好像恢復當年的狀況一樣。在做這個訪問的事前作業裡我閱讀了她的自傳,發現她曾是短跑冠軍。當然,門徒是很少會談論在我們加入這個「俱樂部」前的事情,但是這真的非常合理,因為在我心中我一直把她看成一隻美洲豹;極度的享受她身體的移動,幾乎無法坐定(或是變嚴肅)。順帶一提,在她的課程中我發現其實在我們的細胞中有許多的幽默感呢!

 

在奧勒岡時期我們一起在工地上打地基,把水泥倒進六呎深的由鋼架支撐的大洞裡,身上還穿著可愛的粉紅色衣服搭配粉紅色圍巾,這是前模特兒哈利・卻塔那設計的時尚,目的是來譏諷我們這些女孩們做的這些粗重活。她的笑聲當時,現在也還是,如此的具有感染力,很遠很遠就能聽見。

 

1994年當我們聽說她的巴士意外時我們全都大吃一驚。去想像這隻美洲豹兩條腿以及背都斷了!我去奧修社區對街的醫院裡看過她幾次,那個景象如今我想起都還會讓我掉淚。

 

「那是在我身上發生過最好的事情。」她今天對我這樣說著。

 

在醫院那段漫長的八個月中,她有許多的時間與她的身體一起靜心 (她還是小孩時就已開始這樣做了)。她問她的身體如何可以療癒它,然後她去聆聽那個答案。這樣的追尋引領她成為她所稱的「靈性身體偵探」,而這趟追尋仍舊持續著!

 

她的教學技巧來自於她曾是受訓過的體育老師、創意舞蹈老師與健身教練,以及在普那歷經了許多的治療團體,還有她多年來帶領工作坊的經驗。她經常帶領奧修最後的靜心-與身心對話,不過她經常感覺到似乎少了什麼。她記得奧修說過他還沒找到最好的方式來教這個靜心,他試著用催眠的方式。也許,在他離開身體前他會做更多的試驗,就如所有其他的靜心一樣。娜娃妮塔認為透過從身體內部來經驗身體,能使這個靜心進入另一個向度;它成為一個更直接、具象、有意識的經驗,有實質並且賦予力量。每一個人都可以自己獨特的方式來感知。

 

她工作坊的文宣:身體是你最好的朋友,立即就吸引了我。娜娃妮塔一直在尋找一種不同於「愛你的身體」的說法。因為當我們聽到這個說法我們立即會說:「喔!我真不好,我不愛我的身體。」當我們說:「身體是我最好的朋友」時,我們就可以直接去發現這對我們來說是否真實,然後身體就會回應。

 

在這個訪問中,我們幾乎要將她所有的發現寫出一本書了。我很驚訝她發現我們身體裡所有的系統與細胞(骨骼、肌肉、淋巴、神經系統、血液與內分泌系統)都有著自己的「聲音」。當我們聆聽心臟與血液時,我們了解到當血液流到肺部去接收氧氣時,我們同時也得到一個訊息:敞開來去接受是健康並賦予活力的。當她張開雙臂示範的時候,我也了解到:是的,心臟是具有接受性的!給予與接受對於全然的活著是很本質的一件事情。

 

淋巴系統教導我們:我們可以保護自己,但是與其讓自己收縮變小,我們可以把力量往內帶,帶到身體的核心。娜娃妮塔說,這個教導對於許多在俄羅斯的學員尤其重要。有趣的是,她說身體系統的「聲音」無論她在世界各地哪裡帶課都是一樣的;身體是一樣的,不同的國家之間並無不同。

 

許多年來,她被貼上標籤:「那個『只是』教跳舞的女孩」,即使在門徒圈裡。奧修說:「你不是身體,你不是頭腦。」而我們卻解釋成身體不重要。透過移動並且與身體連結不單能讓身體更健康,許多的心理議題也會被解決,但這個觀念還不是太多人知道。娜娃妮塔強調:「在處理創傷前,很重要的是要給予所有的細胞力量與療癒力。我們不能太粗暴的直接去到那裡,不然它只會反撲。」

 

娜娃妮塔說,現在的治療與療癒圈的趨勢是給予身體更多的重要性。這也反映出有更多人對於身心學(Somatic Movement Studies)有興趣。受過完整的三年訓練,娜娃妮塔現在也是一個身心學的老師。她說,她用的詞彙與身心學所用的是類似的,因為這些與她這些年來透過她自己身體的「偵探」工作是相符合的。

 

雖然過了好幾個小時,我們仍感覺很新鮮,精神奕奕。如果不是因為天氣越來越冷,我們應該會聊個通宵吧!這次訪問的人員有一位記者,兩位有著醫療背景的女性(她們將在課程中所學的運用到她們的專業上),她的助理以及她的德文翻譯。現在他們都跑去做亢達里尼靜心了!

 

隔天我參加了娜娃妮塔的夜晚課程,除了我與妮沙(希臘科夫島佛堂的管理者)以外,其他人都是訓練中的學員。從每一個人的眼中我感到他們溫暖的歡迎,讓我深深的感動著。我感覺娜娃妮塔真的有著她很獨特的地方!

 

2019 娜娃妮塔課程訊息:http://www.esliving.org/navanita2019

 

Osho News 原文

Copyright © 2010 Punya for Osho News

 

Please reload

請注意:靜心及課程無法取代醫療,有醫療需求請向醫療專業人士尋求協助。患有傳染性疾病者請事先告知,以便評估適合您的課程並提供適當的協助。

© 2016 by Essential Living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