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覺知

April 20, 2017

在2010年之前,我沒有聽過奧修,他也從未入過我的夢,我未曾讀過他的書,也未看過他的照片或影片,我就是一個20來歲的女孩,上班、心思花在照顧自己的形象,每日娛樂著別人,也試圖娛樂自己,吵雜地過著食不知味的日子。

 

當時的我依然在愛情遊戲裡打滾,從小家裡人帶我去算命,說我過去世欠了許多感情債,今生必須一一償還,小時候的我不懂,也不明白什麼是制約,什麼是業。然後我認識了一個可以算是無情的人吧,長我十來歲,我並沒有發現自己其實也是相當無情的,能量都在腦袋裡,除了智力的分享以外,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情感交流。我雖然很愛哭,但並不是什麼深刻的事,通常是來自於某種壓力或否定,那種基於挫敗的哭泣。我沒有經驗過深刻到似乎無法修復的心碎,破碎到我再也不知道自己是誰,也許是因為如此,我的覺知發展一直相當侷限。

 

當我剛開始和這個男人戀愛的時候,我第一次參加了欣友的女人團體,在那個場域裡我非常被滋養,也學習到很多關於女人特有的品質,但是我不懂,也尚未體認到做一個有愛有空間的女人是怎麼樣的。我還在用頭腦談情說愛,自以為天真卻同時算計著所謂的付出與得到。當時在關係裡我有時很快樂,因為一些喜悅和純真的品質偶爾會被看見,但在世俗與務實層面上,我未被尊重,也沒有被認可,當時他還在處理一段非常凌亂甚至暴力的關係,我允諾也藏在暗處。

 

我讓自己很苦惱,卻同時有種說不上來的無法介入感。當時欣友告訴我,他與前任的事與我無關,我並不是因為大師崇拜而深刻認同欣友簡單的一句話,我就是知道這是真相。五年後,我們經歷了家庭革命、女人間的清淡談判、默認的開放關係、憂鬱症、開刀、警察衝進家門與法院和解、求婚與被拒,還有所謂的劈腿,我很幸運地都只有一隻腳放在這些混亂的戲劇裡,當然我從未意識到這些保護機制。

 

最後這段不是很全然的關係在另一段感情的介入下結束,我從未預見自己可以這樣痛哭。無論是呼吸團體還是動態靜心,我從未發狂哭泣過,我甚至懷疑過自己是不是沒有情緒,還是一切外顯的情感都是虛假的幻象,僅是用來遮掩底下的黑洞。那天晚上我在一個不算很熟的朋友前放聲痛哭,我從未感到如此失望與破碎。我曾經相信這個人和這種關係是我要的,無論在社會層面上它會用什麼形式延續,我甚至告訴自己這和自我價值無關,那些制約都不重要,我要的是可選擇性與自由。

 

然而我錯過的是,或許這段關係裡有些人的情感、關懷、空間,但它大部分是執念,兩個幾近無情且同樣對生命感到絕望與無味的人拉扯出來的一種荒謬存在感。它和愛或覺知沒有太大的關係,這就是為什麼它變得越發單薄,到最後可以分隔兩地,可以去找其他所謂更合適的人,我們之間只剩下那些智力的競賽,還有一些比朋友還平淡的生活。

 

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明白分手那天晚上我是為什麼痛哭。

 
不是因為所謂的背叛或者失去,甚至不是否定。我很傷心是因為這六年不過是我自己編織出來的幻象,這個夢幻滅了。在這段關係裡面的我並不真實,也從未真正全然投入,我從未給出自己,從未敞開去融合。他說我像家人,但他從來未在我這裡得到affection (情感),我當時很憤怒於他的自圓其說,但其實這是事實。我對自己也是這樣,我讓我的生活用一種很波濤洶湧的節奏呈現,但在那些破碎的浪花裡我卻是冰封且無心地隨波逐流。

 

後來我有一段時間沒辦法再參與治療類型的團體,我的腦袋很飽和,資訊與道理沒有變成覺知也無法深入,沒有什麼被改變,我只是持續思考並分析到想吐,大部分的人際關係也讓我覺得想吐,我的內在已經沒有空間了。我像機器一般履行做為人的責任,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我有許多機會靠近欣友,我曾經想過問她許多問題,但是在她面前我沉默了。我願意待在那樣的空裡,有一部分的我知道,這就是一切的答案。只有在單獨與靜心中,我能感覺到自己,觸碰到我的內在,那裡有真實的流動與空間。

 

我知道我無法再向外求,我只能清空自己,拋下任何對連結的渴望與期待。我準備好單獨,卻在這個時候,愛以各種非男女關係的形式來到我面前,可能是久久才能見上一面的老師或摯友,剛認識卻能夠一起哭笑的朋友,偶爾能一起玩的夥伴,甚至是池塘裡開合的睡蓮、跳來跳去鳴唱的青蛙,轉來轉去的紅蜻蜓。它沒有任何承諾、能見度或可延續性,卻無比真實,我在無常裡體驗到滿盈。

 

欣友曾經給一個想要待在愛裡,卻不想結婚的學員建議:一天一天地過,增長覺知,你們才不會不必要地傷害彼此。這種愛的體悟彷彿給了我一種安定的勇氣,讓我能夠持續養護內在的空間,不需要太多的努力,只是一點點地信任愛與覺知會發生。

 

2019 欣友課程訊息:
奧修靜心帶領訓練 http://www.esliving.org/meditation-training2
心之奧秘 http://www.esliving.org/2019-shunyo-marco

 

Please reload

請注意:靜心及課程無法取代醫療,有醫療需求請向醫療專業人士尋求協助。患有傳染性疾病者請事先告知,以便評估適合您的課程並提供適當的協助。

© 2016 by Essential Living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