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火箭瑜珈的100個Q&A

January 15, 2017

 

Q:什麼是火箭瑜珈(Rocket Yoga)?

A:各位鄉親啊,「火箭瑜珈」這個名詞真的不是我發明的,這是一個專有名詞(不信你可以去Wikipedia查看看),所以不要再好心建議我換名稱了。

 

火箭瑜珈(Rocket Yoga)是在上個世紀的80年代,由美國舊金山的瑜珈士賴瑞・修茲(Larry Schultz,1950~2011)所編排並命名的一套瑜珈體位法序列,它建立在阿斯坦加串聯瑜珈(Ashtanga Vinyasa Yoga)的基礎上—因此你可以想像,火箭瑜珈是一種動態且節奏較快的瑜珈練習方式。火箭瑜珈初始的設計是在75分鐘內完成142個體位法(是的,你沒有看錯。但60或90分鐘的練習長度也是可以的),火箭瑜珈中每一個體位法停留的時間,比起阿斯坦加瑜珈來的短,但仍然需配合自己呼吸的流暢速率。在編排序列上,火箭瑜珈依序由暖身的拜日式(Suryanamaskar)展開,依序進入站姿、前彎、平衡、手平衡、後彎、扭轉、核心鍛鍊、開髖以及最後的舒緩放鬆系列體位法,其中包括一些具有挑戰性的、被編排在阿斯坦加二或三級的體位法,因此在火箭瑜珈中,你不僅會強化身體柔軟度以及鍛鍊到核心肌群,同時也需要高度的專注與平衡。

 

 

 

Q:初學者也可以參加嗎?

A:當然可以!火箭瑜珈的練習中有個很重要的觀念,那就是「修改的藝術」(Art of Modification)—所有進階的瑜珈體位法都有提供給初學者的替代式,以相對容易達成的方式幫助人們體驗到身體的感受。值得一提的是,替代式不僅僅是初學者的專利,即便是經驗 豐富的瑜珈練習者,也會因為飲食、睡眠或情緒等各種因素而影響到每天的狀態,而可能需要在瑜珈練習中適度的自我調整或選擇替代式—身體從來不是一成不變的物件,而是有機的存在與感受,懂得聆聽身體真正的需要而適當的給予,同樣也是一種有趣而值得探索的藝術喔。

 

瑜珈是自我認知的旅程—重點不在於怎麼起飛,而在於你是如何從原地踏步達成輕盈穿越。所有火箭瑜珈的練習者都歷經過初學的道路,但透過持續的練習,你會驚異地察覺到自己的各種改變。

 

 

 

Q:有哪些名人在練習火箭瑜珈?

A:Larry Schultz認為瑜珈是富有音樂性的,而他強調個性與自由發揮的觀念,也吸引了許多音樂界和藝術界的人士加入火箭瑜珈練習的行列。包括薇廉・達福(Willem Dafoe,美國男演員,曾經參與演出電影「基督的最後誘惑」、「蜘蛛人三部曲」以及配音「海底總動員」和「了不起的狐狸爸爸」)、瑪丹娜(Madonna,娜姐的豐功偉業我就不贅述了)、史汀(Sting,知名英國音樂人,曾是「警察」樂團(The Police)的主唱、貝斯手與主要詞曲創作)、感恩至死樂團(Grateful Dead,其中的主唱兼吉他手鮑伯・維爾(Bob Weir)更是說出「火箭瑜珈」名稱的並激發Larry Schultz的關鍵人物)以及1980至1990年代的美國超級名模克里斯蒂・特林頓(Christy Turlington)等都是Larry Schultz火箭瑜珈的追隨者。

 

當然,Larry Schultz也影響了許多現今知名的瑜珈老師,像是Duncan Wong、 Russell Yamaguchi、John Berlinsky、Amber Espelage、Tarik Thami、Marie Russel、Clayton Horton、David Lurey、David Kyle、Rusty Wells、MC Yogi and Amanda Giacomini等。

 

 

 

Q:到底要練多久才可以起飛?

A:親愛的,這我無法告訴你,但我能說的是,當你的身心都準備好時,所有過去看起來好像很荒謬的體位法(比方說,手倒立或空中劈腿之類)都變得會理所當然。我可以舉一個自己親身體驗的例子—我從2005年開始練瑜珈(相信我,我同樣也是肌肉緊繃又無力,而且還體脂率過高),隨著練習經驗的累積,幾年之後我幾乎可以做到所有基礎的體位法,除了輪式(Urdhva Dhanurasana)。你可以想像嗎?在大型會館的瑜珈教室裡,許多可能才來上過幾堂課的菜鳥同學,都可以輕易用四肢撐起自己身體離開地面,呈現漂亮的彩虹狀圓弧形。然而我就是無法—我可以優雅的流動在各種體位法之間,但我就是沒辦法用自己的四肢後彎「撐起」軀幹。

 

我一直覺得問題出在我的四肢:我懷疑是手臂沒力、身體太重、平衡感不好、瑜珈墊太滑(咦)……直到有一天,老師站在我的頭頂上方,要我抓住他的小腿用力向下推—倏地我成功了!我終於離開地面了—我的內心小劇場咻咻咻地放起了煙火,當時我超想到馬路中央奔跑尖叫(還好沒有這麼做)。是的,那是我開始練習瑜珈的第八年。 如果現在的我可以回到當時,我會告訴那個在地板上蠕動半天還是上不來的自己,問題真的不是出在四肢無力或太胖,關鍵在於我身體中段的核心肌群不夠強壯,它們沒有辦法在進入輪式時發揮應有的功能,因此讓身體大部分的重量都壓在手臂和腿部,因此才會讓我感覺是在用手「撐起」身體;另外就是我的上手臂之間的距離太寬,肌肉沒有在能夠發揮最大功效的身體順位中,因此也提高了練習的困難度。

 

身體是每個人獨一無二的宮殿,樣態形貌各有不同,因此並不存在優劣比較。然而瑜珈確實像是一張身體的導覽地圖,提供我許多的期待和想像,而瑜珈練習則會帶領你踏上那豐饒富麗的旅途。

 

 

 

Q:所以到底為什麼要叫做「火箭」瑜珈?

A:Larry Schultz是一個追求自由和適性發展的瑜珈老師(即便如此,他還是曾經追隨阿斯坦加瑜珈的師祖級老師K. Pattabhi Jois學習長達九年),在深入了解阿斯坦加瑜珈之後,他在既有的基礎上重新編排出一套他認為更有效的體位法序列;相較於阿斯坦加嚴格的練習方式,火箭瑜珈鼓勵練習者們的自我表達—就像是前面提過的「修改的藝術」(Art of Modification)—初學者可以選擇較為簡單的替代式體位,而進階的練習者則可以加入適合自己體能的進階體位法(比方說,在拜日式向後跳躍時,福至心靈地來個手倒立),而如此的觀念也讓Larry Schultz在瑜珈界有了「壞男孩」的稱號。

 

所以名之為「火箭」,是因為Larry Schultz認為瑜珈可以「更快帶你到那裡」(gets you there faster)—所以,瑜珈是要帶我們去哪裡呢?Larry Schultz在2009年的一次訪談中,對於「更快帶你到那裡」曾經如此解釋,大概的內容 如下:(我必須要說,在紀錄影片中這位年近六旬的瑜珈老師,無疑已經從壞男孩成為帥老頭:滿頭銀色捲髮、戴著墨鏡穿著夾克,說起話時而幽默、時而深刻,臉上總是帶著不羈而迷人的笑容。)

 

一切都有關於旅程。瑜珈究竟前往何處?它會帶領我們抵達什麼地地方?如果生命是一趟旅程,那就會需要一些什麼把你導向目的。你需要一些不可見的助力和能量。

 

瑜珈是生命的珍貴之物,它所能帶給你的是錢不能買到的東西。如果你想要,而今天未能獲得,那麼唯一的途徑就是明天繼續—就像是你曾經看一場非常棒的舞蹈秀,表演結束之後,接下來你會怎麼做?你會繼續一場接一場地看表演,而且樂此不疲。

 

 

 

 

最新火箭瑜珈課程連結→http://www.esliving.org/rocket-yoga

 

Please reload

請注意:靜心及課程無法取代醫療,有醫療需求請向醫療專業人士尋求協助。患有傳染性疾病者請事先告知,以便評估適合您的課程並提供適當的協助。

© 2016 by Essential Living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