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世中的譚崔行者—荷瑪與穆多 Homa & Mutko

October 16, 2016

 

只要閱讀過奧修的人,或是對於各個靈修法門有些涉獵的人,應該都對「譚崔」這個詞不陌生。

 

我不想引經據典的解釋何謂「譚崔」,梵文的定義為何之類的。我的告白是:我讀過奧修談論譚崔的書籍,翻閱過譚崔經典與練習當中的靜心,甚至上過一些譚崔團體,但是對於何謂譚崔,仍舊是感覺很模糊。我一直搞不明白,這些我們要追求的品質,為什麼總是和性脫不了關係?

 

 

允許事情發生,讓生命校正到它該去的方向

 

 

前年魅麗雜誌訪問Homa & Mukto時,我擔任現場口譯。也許事情總有它自行進行的步調,儘管我之前上過他們的課,翻譯過好幾次課程,但那次口譯,才讓我感覺似乎有一些些瞥見。這些相處,及在課程中的經驗,忽然在那次的訪問中被整理出來,頭腦有了一點點的理解。

 

在靈修這條路上我們太經常的談論觀照與臣服,這個了不得的,讓我們得以解脫的「法」就這樣的理所當然的被錯過了,至少我自己常常是這樣。對於Homa & Mukto,這兩位當初在旁邊我偷偷仰慕著,後來成為朋友的兩個難得的人,我也同樣的經常在平凡的互動中,錯過了那些其實很特別的品質。在那次訪問的過程中,這些片段漸漸了拼湊了起來。我想與其嘗試定義譚崔,不如分享我看見這對大半生走在譚崔道路上的人是怎麼樣的。

 

我留意到他們似乎永遠(至少是我與他相處過課程內外的所有時間)看來都是放鬆從容的。從2011年與他們一起工作到現在,從來沒見過他們想要強迫任何事情發生。這種放鬆從容的處事態度,很難想像他們除了在世界各地帶領課程的同時,在巴西還成立了一個靜心訓練中心(Osheanic International),並在過去幾年中快速的擴張與成長。與他們相處放鬆中帶著空間感,溝通起來卻是直接、清楚,沒有模糊地帶(靈修界好少見XD)。我總是能夠得到他們最直接真實的回應,這讓我工作起來很輕鬆容易,不需要猜測也不需偽裝。剛開始我只覺得和他們一起工作好輕鬆容易,並沒有把這些與他們在課程中所傳遞的連結起來。

 

有參加過團體課程的人在課程裡多少都有過感動、突破、狂喜或是瞥見真相等經驗。身為翻譯,我有幸能在觀察者的位置,看見真正具備功力的帶領者是如何在能量很深層細微的層面引導出這些發生。團體帶領者在英文叫做facilitator,可以被翻譯做「促成者」,或我會用引導者來形容。意思是你並沒有要帶領任何人去到哪裡,你沒有要對這些人做些什麼。你只是在這個場域中,俱足臨在、中立與敞開的品質,順隨著能夠發生的然後允許它發生。根據我本身的經驗與觀察,能夠擁有這些品質的人(包含許多團體帶領者)真的不多。這究竟需要在自身上下多少的工夫,我還在體會琢磨。我想分享兩個對我有深遠影響的例子。

 

一回在深圳翻譯他們的課程,當時是分享時間,一對夫妻正吵的很激烈。我正自以為很專業精準的翻譯這一來一往激烈的對話,在強烈的對峙能量中保持鎮定,突然間,Homa叫我停下來,連Mukto正在說話都得被中斷。Homa小聲對我說,這裡正在發生男性與女性能量的衝突,你要注意你的能量,你選邊站了。我一時愣住,她繼續說,你聽Mukto說話,雖然強而有力但能量是中立的,但你的不是。我當下深呼吸,把覺知拉回身上,才意識到的確我的注意力從自己身上跑掉了,不小心涉入了這場抗爭。Homa對我說話同樣是中立的,我完全不感覺被指責,這種當下立即的提醒,讓我日後在翻譯中保持中立的觀照有更深的體會。而我也真實的見到團體帶領者在一個團體場域中真正在做的是什麼。

 

另一個特別經驗是在某一天的晚課,學員陸續進了教室,可以感覺到團體中明顯有著焦躁不安的氣氛。大陸學員的特質是非常積極好學,希望可以有立即的學習或是提升。可惜的是,譚崔之道並不總能滿足這種立竿見影的期望。大家躁動著,期待著看他們倆要玩什麼把戲。他們靜靜的坐著,5分鐘過去了。我對這樣的狀況並不陌生,他們帶課總是跟隨著團體能量,即使有時候意謂著所有人都得呆坐在那裡。但是另一個5分鐘過去了,連我都開始有點緊張。空間裡的張力很大,學員的不耐呼之欲出。我想我一輩子也當不了團體帶領者,這壓力也太大了吧!Mukto開始說話,簡短的解釋了他們帶領團體的方式,當下的能量狀態會揭露下一步要做些什麼。而今晚狀態很不清晰,這也與學員們是否清晰他們來上課的目的有關。他說,當此刻沒有清晰顯現出需要做什麼,我們只能等。於是我們繼續等,這是我在所有課程中經驗過最長的空白(除了Vipassana以外),然而這也是其中最美的經驗之一。大家慢慢安靜下來,一起經驗了一段很長很深的寧靜空白。就在同一個瞬間,我看見Homa與Mukto交換了眼神,他們開始了那個晚上繼等待後的第一個練習活動……

 

當我後來回顧這個奇妙的經驗,我意識到這需要多大的內在空間、定力與信任。當我在生活裡開始焦躁,想要胡亂做些什麼,我常想起那漫長安靜的等待,學習信任讓事情自然發生。與他們工作四年多來,我意識到他們在課程中傳遞的往往比我們察覺到的多。但這並不重要,因為儘管超越了頭腦理解,在其他層次上確實有些正在運作的東西。我的經驗是,如果你有耐心待著,你的頭腦慢慢會瞭解發生了什麼。

 

 

性能量是一切能量的源頭

 

 

還是得回來談談這些到底與性有何關聯。我不會說他們的譚崔工作是關於性能量,我會說,在他們的工作向度中,性能量是沒有被避免的。

 

也因為長久以來,性一直被嚴重的曲解與壓抑,這個所有能量的源頭,往往在最深處的地方抑制與綑綁了生為現代人真正能展現的生命力與創造力。我無法想像在全面的自我探索與療癒過程裡可以跳過性這個部分,那好像是不去處理被淤泥枯枝堵住的噴泉源頭卻希望水能夠很豐沛的流淌出來。我也相信多數人在成長過程中必定多少接受到性是骯髒、罪惡、需要被遮掩的信念,如果我們走在朝向自由的道路上,去探索各種綑綁我們的信念,怎麼可能略過人類能量中最基礎的性能量呢?他們在世界各地的教導,尤其在亞洲國家,總是從帶領人們去看見並且超越對於性的制約開始。而這真的只是譚崔道途的開始而已,一個重要且無法避免的開始。譚崔教導所含容的其實遠遠超越性許多許多。

 

 

平凡中的不平凡

 

 

我從未聽過他們稱自己為譚崔行者。他們也過得跟一般人沒有兩樣。但他們身上這些不顯而易見的品質,我慢慢品嚐到了,而且每一次的見面,就又豐富了一些層次。我所經驗到的譚崔效應,並不是爆炸性的生命蛻變,那是一種無時無刻都在生生死死的臣服與放手,在每一刻活出生命中所有的可能性—美好的也好,痛苦的也罷。也許會讓人變得很平凡,但也許在這樣的平凡中我們終於經驗到自由,而這比什麼都不平凡。

 

這些年來的靈性追尋,結果是讓我放下有朝一日能超越一切的嚮往。而我有無盡的感激,活在這個人類的肉身體裡。最大的祝福,是看見一種可能性—活出身為人類的潛能,走在愛與自由之中。

 

 

 

 

 

 

最新譚崔系列課程連結→http://www.esliving.org/tantra2019

 

Please reload

請注意:靜心及課程無法取代醫療,有醫療需求請向醫療專業人士尋求協助。患有傳染性疾病者請事先告知,以便評估適合您的課程並提供適當的協助。

© 2016 by Essential Living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