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許自己接觸內在最柔軟脆弱的地方

October 7, 2016

 

第一次參加欣友(Shunyo)的團體,是2011年的「女人工作坊」。進入團體之前,就聽說過欣友的團體具備深層淨化的品質,而欣友那「大地之母」的能量氛圍與滋養的品質,是她的團體能夠吸引許多學員的原因。

 

當時我並未密集參加團體,也鮮少做奧修的動態式靜心,每天都活在腦子裡,但可以確定的是,我想在自己身上下點功夫,了解自己女性面相關的問題,因為時常被父母嫌「太強勢、男人婆」一直讓我十分困擾,他們甚至將我情路不順這件事歸咎於此,或許是不服輸吧!我想找個理論來證明他們是錯的。

 

我就這樣的,帶著滿腦子的問號和好幾個Why來到欣友靜心之夜活動。我若往常一般地姍姍來遲,一踏入教室,欸?這靜心音樂也太讚了吧!赫然發現馬可(Marco)是現場演奏耶!這樣是有賺錢嗎?這比台北市很多只放流行樂的枯燥酒吧讚多了!原來除了很拚的動態靜心,或者是不知道要幹嘛的靜心(也就是那種一直偷看其他人在做什麼,幾乎只有三成的注意力是在自己身上的活動),還有這麼爽的靜心!這就是我對欣友和馬可的第一印象。

 

動動身體之後,欣友讓大家坐下來,她那輕柔的嗓音,和緩的速度,讓我自然地放鬆下來,或許這就是大家所謂的「滋養」吧!雖然還是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但那是個美好的夜晚,原來,不用搞懂也可以have a good time.

 

過兩天我正式進入女人工作坊,這是個讓我比較放鬆的團體,因為我對於與不熟悉又非女性的肢體接觸有深層的恐懼,而有很多靜心團體是需要和陌生人互動的,團體的學員有很多是媽媽,也讓我更有安全感,這個模式讓我鬆了一口氣。團體期間,欣友主要是帶著我們做《奧祕之書》裡面的靜心,我是個很難靜下來的人,總是動來動去坐不住,甚至曾被冠上ADD過動兒的標籤,小時候被母親送去禪七營,還曾經因為打坐睡著,被寺院的師父打醒,事後還被一同參加禪七的姊姊拿來說嘴,說是沒有慧根的小孩。帶著這樣的創傷,我很懊惱的發現,這個團體裡面有些靜心,對當時的我而言,是有困難度的。靜心時,我那停不下來的腦袋,也是一直煩惱著感情、家人和工作上的事情,正當50件事情在我腦海中輪流閃過時,我忽然聽見欣友說:「你的頭腦或許會有思緒飄進來,但妳就看著它來,看著它走。」

 

感受到那樣的支持真的很美!

 

後來我又陸續地參加了欣友的靜心團體,深刻的體會欣友心輪的能量,當我帶著每天的壓力、生活中的戲劇和苦行僧的情緒來到教室,一進門就被那樣美麗滋養的能量軟化,卸下沉重的保護盔甲,容許自己接觸內在最柔軟脆弱的地方,讓體內的能量流動,不自主地流淚,不停地落淚,不是因為悲傷,而是對於這個釋放機會的感謝。從此之後我就成為了欣友的超級大粉絲!

 

但我覺得欣友最棒的地方是她愛的臨在。許多次我帶著滿腦子的問題和困惑,當我想要問欣友什麼的時候,我看到她那美麗溫柔的笑容,我又突然什麼都不想說了,似乎是那樣寧靜的互動支持我找到對生命和存在的信任,即便面對著未知,也能夠安頓下來。希望所有對生活感到沉重疲憊的人都能參加欣友的靜心團體!

 

 

 

2019 欣友課程訊息:
奧修靜心帶領訓練 http://www.esliving.org/meditation-training2
心之奧秘 
http://www.esliving.org/2019-shunyo-marco

 

 

 

Please reload

請注意:靜心及課程無法取代醫療,有醫療需求請向醫療專業人士尋求協助。患有傳染性疾病者請事先告知,以便評估適合您的課程並提供適當的協助。

© 2016 by Essential Living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