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療癒力

  

 

 

Love is in the air…我飄在空中… 我充滿了愛,只是我沒有身體。我離開了身體,我在一 個擴張的空間裡,充滿了喜悅、自由、臨在。那是一個寬闊又寧靜的空間,沒有言語可以 形容。當我回到身體時,「愛」 是唯一能敘述當時經驗的文字。

 

我所乘坐的巴士翻到山坡下並整個翻轉過來。幸運的,在印度有一種靈性的氛圍。我離開了身體感覺很自由,但是我知道在下面的巴士裡,那破碎的身體是我的。當我認出躺在下面的身體,整個空間裡充滿了慈悲。我之後才知道在西藏「慈悲」意指療癒的力量。

 

一種愛的力量把我拉回了身體。我有意識的檢查我的傷勢。我在感覺這個身體的狀況是否足夠安全能讓我回來。評估的結果是“ok”。回到身體後,療癒的旅程便展開了,但是那自由的空間;祥和與愛,仍舊存在。再一次,沒有言語形容,然而有一種清晰的了解:我選擇回來活出愛。

 

身體內在的智慧是一個老師,而透過它來學習愛是一個道途。學習愛是一種療癒,而療癒就是活出愛。它們是無法分開的。我並不知道療癒會如何發生,但是我相信在療癒的路上我被帶領著。我有幸見證到那看不見但全然臨在的生命之源,加上神奇的愛,如何把一個支離破碎的身體再度變完整。這個旅程讓我信任愛的力量就是奧祕的療癒源頭。我被教導著如何聆聽,照顧和支持這個療癒。最重要的是練習如何與內在的愛與空間保持連結。對我來說,這不只是身體上的療癒,同時也是情緒與靈性上的療癒。

 

有意識的放鬆成為我每天早上第一個靜心。留意在身體裡有什麼地方是緊張的,然後有意識的放鬆,這幫助我與內在的空間連結。我可以做些很輕柔的伸展(很好玩的是,當時身上還連著一些管子,石膏……等)讓身心朝向它最自然放鬆的狀態,神經系統被重整,放鬆變得很容易。把覺知帶到內在並關照那些緊繃,但不去抗爭與批判,創造出一個溫柔的空間:愛,慈悲,與擴展。緊繃很輕柔的被融化了。伸展後第二個靜心的階段就是亂語,來幫助頭腦放鬆。第三個階段是笑,幫助心放鬆。我帶著覺知在身體裡寬廣的空間休息,然後詢問我身體裡的智慧:「我需要什麼來幫助我的療癒?」

 

我信任愛指引著這個療癒。我們最自然的狀態就是回歸健康。從這個「離開身體」的經驗,我了解到活出愛的意思是放下舊的創傷與故事,是那些讓我無法活出愛。我開始覺知到在我身體的細胞裡儲存了很多舊的傷口。和記憶把覺知帶進來幫助我放下它們。它們就是儲存在身體與細胞裡的緊張。

 

當療癒意味著去觀看有哪些信念與感受在阻止我們活出愛,那需要很多身體上的能量。我需要很小心不要讓神經系統過度負荷。我學習著去愛去傾聽我自己的需求。休息,整合,照顧身體,滋養,運動,睡眠,創造力,幽默及好玩,順著生命的流都是學習愛的一部份。它意味著去了解我真正需要的,而不是「好」或「不好」,那些從外界加諸上來的。愛我自己意味著允許自己去感覺,它需要清晰度,而不是把它們丟掉。光是感覺它們,這些舊有的防衛能量便從細胞中釋放出來,成為療癒生命與愛的源頭。身體是一個很美的指引者,當我又掉回那舊的「不值得愛」的制約,身體開始給我很清楚的信號。有一次當我開始又想從外界得到愛的時候,蹦!我的腿開始劇烈的痛。但我發現當我觸碰自己時痛就停止了。所以我開始透過觸碰自己來探索如何愛自己,那是一種非常滋養而容易的方式讓愛持續在內在流動。

 

療癒之舞持續著。有很多信號與方向讓這條路變得很清楚。愛的道途就是學習去回應與接受存在所給予的,並把這些當作成長的支持。得到C型肝炎是我的另一個機會去找到健康源頭的線索。我稱它為身體的「靈性偵探」。再一次,我接受了這個機會去看這個疾病想要顯示給我的。強而深的感受揭露了隱藏在細胞裡的……這個感覺是有關如何在和朋友與所愛的人的關係裡活出愛。在我的細胞裡有著一個舊的程式:「我是個局外人。」這個感覺很痛,但過去與它抗爭的痛遠遠大於去看見,去感覺它。我的C肝現在已經痊癒,而我獲得了更多有關如何活出愛的學習。我沒有服用任何藥物去擺脫它。所有的檢驗報告都顯示出沒問題了,徵狀也消失了。西藏人說,「慈悲,是我們在身體裡,在心裡所感受到的; 那是療癒的,那是創造出宇宙的生命力。」在我的容器­­­這個身體裡所舞動的奧祕恩典,和在所有存在裡所舞動的生命力是一樣的……那就是愛的神祕療癒力。

 

在對與錯之外,有一個地方。我將與你在那裡相會。~­­­魯米

 

2019 娜娃妮塔課程訊息:http://www.esliving.org/navanita2019

 

節自《愛的療癒力》文\娜娃妮塔 Navanita;譯\Kali

  

Please reload

請注意:靜心及課程無法取代醫療,有醫療需求請向醫療專業人士尋求協助。患有傳染性疾病者請事先告知,以便評估適合您的課程並提供適當的協助。

© 2016 by Essential Living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