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似乎在我的腳裡!


這是有關於一個舞者重新進入體現(Embodiment)與重拾她的幽默感的故事;她療癒了對於自己的想法與概念,以及發現身體移動最純粹的喜悅。

在一個團體課程的前一天,我坐在樹下的凳子上,面對著一位要求會見我的年紀稍長的女士。我們互相介紹自己後,她開始說:「我卡住了。我很沮喪,我甚至考慮要自殺。」 我等著,她繼續說:「我在自我成長與靜心道路上很長一段時間了,我失去了所有我曾經有的喜樂。」

我只是「喔……」了一聲,然後信任從我嘴巴裡冒出來的,以及我直覺感受到的:「你相信這確實是真的,還是這只是一個想法?」

「現在除了感覺很悲慘以外,沒有任何其他的可能性。」

「嗯……你很享受這樣嗎?」 我覺得她承受得了。

她咧嘴笑了一下,而我加入她一起笑。我們看著彼此的眼睛,我看到有點光閃耀了一下。喔喔,不見了。「最好還是藏起來……」幾乎可以聽到她這樣想著。她低下了頭呻吟著。

我咯咯的笑著:「還真快呢!」

她抬起頭微笑著,那個光還在。在更多的「我很沮喪」這樣的標籤與想法之後,我詢問:「一定有什麼是你享受的吧!」

「喔!我很愛跳舞。」她的回應很有活力。

我說所以你想參加這個團體課程?「沒有,我太老了,而且我太沮喪了我無法跳舞。」

我建議她至少可以先來一天探索一下。「噢!不可能的,看到那麼多人跳舞跳得比我好我會更沮喪。」「OK,這裡有個很多汁(juicy)的問題。」我說,看著她的眼睛,我們彼此大笑。她的幽默感令人欣喜。

我給她空間,她需要為自己走出下一步。我建議了一些在她家附近的身心治療師,她很感動,我竟然會「在乎」她。在她眼睛裡那珍貴的光閃耀著。

隔天她出現在課程裡。

音樂開始,這個年紀稍長,有點退縮有點昏沉的女士開始尋找她的舞蹈。不多久一個大大的笑容出現在她的臉上,她的身體似乎開始從沒精打采中甦醒過來。她接受支持,在團體中不時的引導讓她意識到;年齡,體能,以及那些她先前提到的,完全不重要。這個舞蹈是有關於其他的。她隸屬於這舞蹈的部落。喜悅似乎從她的內在溶化出來,同時洋溢著幽默感。團體與她一起歡笑、玩耍。

第二天她再度出現。這天我們更加的紮根,我們練習定位在身體與舞蹈中所找到的支持,來取代一些負面的評論。

當我們正探索著心臟與它的跳動時,她忽然喊:「我沒有心!」

我大聲回答:「喔!真的嗎?」

整個團體停頓下來,我們慈悲地傾聽她。在一段寧靜的空隙後我建議:「一定在某處的,也許你在身體的其他地方看看,也許不是在平常我們所想的胸腔。」

這時我感覺到她的能量有了一個細微的轉化,有些東西擴張了。她被接納了,她習慣性的「我不OK」並沒有受到批判。我們只是接納,然後決定可以有個具創造力的可能性。一種寂靜正發生著,那是個充滿生命力的靜止期,整個團體都臨在著。她棲息在身體裡並且明白她並不孤單。團體看見了她,並把她包含進來。臨在著、感知著她的身體,這舞蹈的部落支持並認可她嶄新的、愉悅的身體經驗。

她開始轉動頭部,這個移動似乎要將她在身體裡的注意力往腳的方向帶去。一個聲音從她的內在出來;從她身體的內部。那似乎是個之前被「抑鬱」的空間,而某些壓力被釋放出來了。「看來我的心似乎在我的腳裡。」她輕聲的說著,然後又大聲的重複一次這被遺忘了好久的語言:「我的心在我的腳裡!」宣稱著她自己與生俱來的智慧。她的臉上掛著大大的微笑。喜悅充滿了整個團體。她從她全新的感知與身體經驗中表達:「記起我身體智慧的深奧令我感到很安全。」

──譯自娜娃妮塔(Navanita)的「體現之舞」(The Dance of Embodiment)

2019 娜娃妮塔課程訊息:http://www.esliving.org/navanita2019

#舞蹈靜心

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