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4, 2018

2017年六月,是我第一次遇見Anu,好慶幸不是最後一次。十天的團體結束後,我把和Anu合照的照片印出來,有時放在聖壇,有時放在床頭。這是我唯一一張放在聖壇上的照片,想用和Anu相會的經驗,鼓勵自己活出寧靜,活出喜悅,和Anu相會的愛的經驗,也是我每次想起每次說起,都會眼眶泛淚的。

 

課程開始大家都會說自己的名字,許多人說了自己的英文名字、門徒名,輪到我時,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只有中文名字。」Anu聽著,笑笑地說:「Chinese is good enough.」當下的忐忑,就這樣被溫暖有力量的接住了。

 

在交換練習後,我們討論過程,我提問:「Anu,你是如何使用你的手的,在session中?因為感覺我們的手都會特別用力,有的時候會形成奇怪的手型,指節的施力也特別明顯,然後我看你的手,很溫和,可以有包覆感,同時有力量,感覺好舒服好自然。」

 

Anu停頓了好一陣子,像是回到自己思索著,他也不急著回答,好似在內在感覺問著問題後頭的那個我,然後才開口說:「嗯…如果妳在實作個案的時候,想的是:『這個是我很親近的人,我的愛人,我的伴侶,我才要溫柔的、帶著愛的去碰觸。如果對方不是,那我還是保持一段距離好了。』...

May 18, 2017

阿努的課程是去年我在活活上的第一個課程。

 

我以前覺得給人”按摩"是一個好無聊的工作,在內地的中式按摩館裡,按摩師總是期待客人打開電視機,偷偷地喵兩眼,如果兩個按摩師在同一間房間,更是話匣子整個打開聊個沒完。

 

去年這個課程叫做”寧靜觸碰”,我被「寧靜」這兩個字吸引了進來。十二天的時間,我的頭腦其實不太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那個經驗卻深深地留在身體裡面。

 

直到上完了欽騰的頭薦骨共振,我的頭腦才明白到底當時經驗到了什麼。頭薦骨的上課方式是非常左腦的,非常邏輯的,每一個手位欽騰都會非常仔細說明,以及為什麼要這麼做。相對於此,阿努的教學方式是非常右腦的,他也會教手法、技巧,但那不會是教學的核心,核心是關於「臨在」的品質,一個具有臨在品質的觸碰才是最重要的。身體很多時候並不需要複雜的觸碰技巧,光是把手輕柔地放在一個人的身上,或擁抱就具有療癒效果。因為身體與生俱來喜歡被觸碰,但許多外在的制約給予觸碰許多負面的意涵。

 

阿努上課沒有講義,十二天下來我也沒有做任何筆記,因為每一個身體都是獨一無二的,即便是同一個身體,每天的情況也不會一樣。每一次觸碰的經驗是無法套入公式來複製的,這個經驗讓我在後來的譚崔課打下了蠻好的...

April 30, 2017

兩年前,透過欽騰的介紹認識了阿努。當時很好奇,讓欽騰這樣的大師都讚譽有加的身體工作者,到底是何方人物。只聽說他是少數擁有婚姻與小孩的奧修門徒;曾經是四處旅行的浪子,全心全意投入在靜心與自我探尋上。而生命將他一腳「踢入」婚姻與兩個活蹦亂跳的小孩世界中,他發現:家庭生活,才是他真正的修行道場。
 
阿努在身體工作上的出神入化自然不在話下,許多身體工作者經過他工作坊的洗禮後都感到「功力大增」。但我覺得他最珍貴的特質,也是讓我們想一再邀請他來台灣的原因,是那種在台灣這樣的社會中少有的自然與流動、敞開與放鬆的特質,以及對於身體與情緒的理解與全然接納。我後來發現,在團體工作坊中,許多東西並非透過語言去傳遞的,有更多的東西其實透過帶領人的場域,他的不評斷不扭捏,全然接納,某種從裡面出來的洞見與放鬆自然就發生了。在他的工作坊中,就經常的可以觀察到這個現象。
 
關於身體工作,事實上並不如我們想像的僅只是捏捏揉揉這麼簡單。雖然身體本來就是再自然也不過了,但是我們從一出生就開始了這個不自然旅程,到後來身體變得無論怎樣都扭捏;一定得遮蔽它不然就是羞恥污穢的,碰觸變成了禁忌。身體是我們與這個世界互動的唯一介質,如實的紀...

June 20, 2016

身體工作應該要好玩,是的,這是從阿努身上我們學習到的,原來身體工作可以如此輕鬆不帶著嚴肅去進行。沒有一定要有動人的音樂跟絕佳的場地,但一定要有一顆放鬆的心跟一雙輕舞飛揚的手!

 

去年秋天我已經訂好飛往歐洲的機票,經歷一整年的動盪想再好好放空自己,那時剛把最後一階的能量平衡按摩課上完,對於同質性的課程並沒有非上不可的衝動。然而,幾位上了阿努的寧靜的碰觸的朋友們在FB的發文卻引起了我的好奇,究竟阿努跟尼哥的教法有多大的不同?那個爆出火花會是絢爛又或是平淡呢?這股好奇心在心頭轉啊轉的搞得我心癢了,當下心念一轉把機票延了決定就上身體閱讀吧!

 

在尼哥的課程裡,身體閱讀幫助我們了解個案身體骨架是否在平衡的點上以及整體身體能量的狀態。藉此我們了解需要在什麼部位去支持個案的身體來到平衡,然而陸續在三年中完成能量平衡按摩訓練,老實說我的身體閱讀仍顯得破碎不夠完整。所以或許能在阿努的課裡把這部份補足,這是我來上課的另一個想法。

 

身體閱讀是去把我們的能量場域,覺知與意識擴張開來,阿努這麼說著。阿努把身體閱讀從觀察淺層的身體面緩緩進入深層的無意識去看進一個人生命的過往歷史,進而帶出他們人生的重大議題,是什麼讓他們的身體以...

Please reload

文章回顧